新寺洞老虎

作者:施枢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在网上关注毕的消息。

她记得很清楚,占她便宜的那个人的公司很快就要破产了。

尽管他的公司现在看起来很正常,但不到一个月就被收购了。

买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阮。

以前她看到毕被收购,很开心,是报应。

这时候,她暗自猜测,阮是在为她报仇。

但没过多久,她就推翻了这个结论,因为毕的垮台与阮、无关。

他只是在活不下去的时候花了点钱买了碧石。

江予菲收回了思绪,拿出了一个存折。

这是阮结婚时爷爷给她的零花钱。

里面有两百万,她还没动。

现在,是时候用这笔钱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江予菲除了偶尔外出,都在家织围巾。

她的动作细致,围巾针脚细密,不粗糙。

有时阮、会看一看她的成就。每次见到她,她都对自己的手艺相当惊讶。

要知道会织毛衣的年轻女性少之又少。在阮的世界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织布。

你想要的东西都在商场里卖。谁来学织毛衣?

因此,当他看到江予菲的会议和针织好,他感到非常新鲜和惊讶。

江予菲终于在爷爷生日前织好了围巾,又洗了一遍,然后找了一个精致的包包穿上,就等着送礼的日子。

阮安国生日那天,阮田零一大早就带她回我家给我爷爷过生日。

阮安国今天70岁。

根据传统,一个人的七十岁生日应该在六十九岁庆祝,所以他的生日去年被大大安排了。今天只是家庭聚会,没有邀请其他客人。

阮安国看到江予菲来了,非常高兴,带着江予菲高高兴兴地聊起来。

江予菲非常喜欢这位慈祥的祖父。他是阮家唯一对她最好的人。

阮目看到公公那么喜欢江予菲,心里很不高兴。

她淡淡地问她:“于飞,你和田零已经结婚一年多了。什么时候生孩子?”不会是怕身体变形不想生孩子。"

江予菲知道她的婆婆不喜欢她。

前世她问她这个的时候,她很委屈,要知道,不是她不想要孩子,是阮不想要。

但是现在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真的不会生孩子了。

“妈妈,田零说他还年轻,事业很重要,所以他暂时不打算要孩子。”毫不客气地出卖了阮。

阮天玲扬眉看她,脸色没有变化。

阮目立刻看着儿子,温柔地问:“田零,你不要孩子了吗?”

阮,点点头,大方地承认:“妈,过几年我要说生孩子的事。”

“你真是个孩子。如果你生了孩子,我会照顾你的孩子,不会耽误你的事业。”阮的妈妈对儿子一直很溺爱,根本不能认真。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在网上关注毕的消息。

她记得很清楚,占她便宜的那个人的公司很快就要破产了。

尽管他的公司现在看起来很正常,但不到一个月就被收购了。

买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阮。

以前她看到毕被收购,很开心,是报应。

这时候,她暗自猜测,阮是在为她报仇。

但没过多久,她就推翻了这个结论,因为毕的垮台与阮、无关。

他只是在活不下去的时候花了点钱买了碧石。

江予菲收回了思绪,拿出了一个存折。

这是阮结婚时爷爷给她的零花钱。

里面有两百万,她还没动。

现在,是时候用这笔钱了。

——

接下来的日子里,江予菲除了偶尔外出,都在家织围巾。

她的动作细致,围巾针脚细密,不粗糙。

有时阮、会看一看她的成就。每次见到她,她都对自己的手艺相当惊讶。

要知道会织毛衣的年轻女性少之又少。在阮的世界里,他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织布。

你想要的东西都在商场里卖。谁来学织毛衣?

因此,当他看到江予菲的会议和针织好,他感到非常新鲜和惊讶。

江予菲终于在爷爷生日前织好了围巾,又洗了一遍,然后找了一个精致的包包穿上,就等着送礼的日子。

阮安国生日那天,阮田零一大早就带她回我家给我爷爷过生日。

阮安国今天70岁。

根据传统,一个人的七十岁生日应该在六十九岁庆祝,所以他的生日去年被大大安排了。今天只是家庭聚会,没有邀请其他客人。

阮安国看到江予菲来了,非常高兴,带着江予菲高高兴兴地聊起来。

江予菲非常喜欢这位慈祥的祖父。他是阮家唯一对她最好的人。

阮目看到公公那么喜欢江予菲,心里很不高兴。

她淡淡地问她:“于飞,你和田零已经结婚一年多了。什么时候生孩子?”不会是怕身体变形不想生孩子。"

江予菲知道她的婆婆不喜欢她。

前世她问她这个的时候,她很委屈,要知道,不是她不想要孩子,是阮不想要。

但是现在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了,真的不会生孩子了。

“妈妈,田零说他还年轻,事业很重要,所以他暂时不打算要孩子。”毫不客气地出卖了阮。

阮天玲扬眉看她,脸色没有变化。

阮目立刻看着儿子,温柔地问:“田零,你不要孩子了吗?”

阮,点点头,大方地承认:“妈,过几年我要说生孩子的事。”

“你真是个孩子。如果你生了孩子,我会照顾你的孩子,不会耽误你的事业。”阮的妈妈对儿子一直很溺爱,根本不能认真。

..

小虎队

作者:李自中

安若感觉到他的手臂有点不舒服,继续冷笑:“唐雨晨,如果你再威胁我,强迫我,我会像今天一样努力战斗!”

“吱——”那人猛踩刹车,车突然停下,发出刺耳的声音。

安若因为惯性,向前冲去,唐雨晨抓住她的胳膊,使劲往后拉,她的头重重地撞在椅背上。

第一阵头晕,她还没反应过来,他突然发动汽车,疾驰而去。

安若刚抬起头,又一次撞到了椅背。

这几次,让她头晕目眩,都没有力气了。

但她能感觉到唐雨晨此刻有点疯狂。不,应该是可怕的疯狂。

安若冷静下来,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担心,害怕他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

汽车在一家旅馆停下,唐雨晨下了车,从另一边打开车门,拉着安若的胳膊把她拖了出来。

安若抬起头,看到了“金帝饭店”这几个字,他浑身冰冷。

她第一次被唐雨晨占领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她噩梦的开始。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安若辩解地问他。

唐雨晨对她冷冷一笑:“你不怕死吗?那就跟着看我怎么杀了你!”

他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安若惊恐地睁开眼睛,现在他知道什么是恐惧了。

“放开我,我不进去!”她艰难地挣扎着,唐雨晨用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一只手从中间抱起她,和她一起大步走了进去。

安若哀嚎着,挣扎着,但酒店大厅里的人看到她在寻求帮助,但没有人上前救她。

进了专用电梯,安若被唐雨晨带上了顶层。

1001房间的门被推开,房间的窗帘被拉开,里面的光线很暗。

安若再次想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痛苦的回忆让她颤抖,脸色变得苍白。

唐雨晨拉开窗帘,巨大的落地窗占据了整面墙。这是酒店最高的地方。站在落地窗前,可以看到下面马路上行人如蚂蚁般川流不息。

那个男人把她压在干净的窗户上,安若盯着可怕的高度,尖叫着,浑身发抖。

唐雨晨紧紧地压着她的身体,薄唇贴着耳朵,森冷笑着问:“你说,如果我们在这里,窗户会不会被我们打破,你和我会不会一起摔倒?”

“要不我试试这窗户够不够结实?”与此同时,他用力一拳打在玻璃上,整个落地窗剧烈地颤抖着,仿佛随时都会碎。

而安若的耳朵贴着玻璃,颤抖的声音,越发显得响亮而令人恐惧。

安若全身颤抖,眼里的最后一丝勇气被拳头打碎了。

男人的手又到了她的胸前,用力一捏,嘴里继续说着冷冷的话:“你不想死吗?那我就帮你,让你在做最幸福的事的同时死去。你怎么看?”

“不要……”安若摇摇头,她真的很害怕。

如果她后悔了,就不应该激怒他,也应该知道激怒他的结局一定是悲惨的。

..

李锦

作者:赵令

阮天玲把她拉起来,看了看她的后颈,似笑非笑。

江予菲紧张地问道:“后面长了什么?”

“你觉得我弄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他得到了什么?

南宫奕茫然地看着他们。

突然,他突然说:“那是捏痕吗?!你对你表弟很暴力吗?!"

江予菲怔住,然后他的脸涨红了。

不是掐痕,是吻...

南宫一见她不好意思,更是一头雾水。“不是捏痕吗?”

“少* * *纯粹!”阮、瞪了他一眼,又警告他说:“以后你离我女人远点,不然我不介意你先去见阎!”

“好的!”江予菲偷偷捏了他一下。

人家没见过亲,就大惊小怪,可以原谅。

另外,他为什么要在她背上做记号?

阮田零仿佛看出了她的心事,握紧了她的手:“你是我的一切,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你……”江予菲羞恼了。

“走,上楼继续!”

“阮,,你受够了!”

江予菲被他拉了出来。

南宫怡看看他们,微微垂着眼睛,掩饰着异样的目光。

………

南宫奕在给萧泽欣治病的时候。

阮天岭他们也没有闲着,仍然在努力救南宫月如。

只要他们救了南宫月如,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那么南宫家的这些大大小小的事情,破事,坏事,就不再和他们有关系了。

所以,为了回家,他们必须努力,不能放松!

经过几天的心理治疗,小泽新的情况好多了。

最起码他见人就不疯了。

阮、禁止与南宫一过多往来。

江予菲认为他太敏感了。

南宫一和她有血缘关系。他还是个孩子。他们之间能有什么?

阮天玲肯定是太敏感了。

大概和他最近精神紧张有关,所以比较敏感易怒。

江予菲非常了解他。他一天只去见父亲几次,然后几乎没有和南宫一沟通过。

经过一周的持续治疗,小泽新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

即使有人摸他的身体,他也不会有反应。

但是他的头脑还没有清醒。

他仍然不认识她...

但是现在的情况让江予菲很开心。

“表哥,我们帮肖先生去花园散步吧。他一直躺在床上,对身心都不好。”

今天江予菲去看望萧泽新的时候,南宫一跟她说了话。

江予菲不反对任何对小泽新有利的事情。

“好。”

然后她去挽着小泽新的胳膊:“爸爸,我们去花园散步好吗?”

萧泽欣自然不能回答。

江予菲和南宫一扶着他,向花园走去。

现在是春天,花园充满活力。

蓝天白云,空气也很好-

“爸爸,看,这是一只鸟...这是兰花,梨花,这是野蔷薇……”

尽管萧泽新不听,江予菲还是认真地向他解释了这件事。

“爸爸,等你好了,妈妈获救了,我们去你想去的地方旅行好吗?”

萧泽欣目光呆滞,没有反应。

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肩上——

..

鲍勃迪伦

作者:陈从道

朵拉吻了叶笑言。

对他来说,好像他的东西被碰过。

他很生气。别人怎么能动他的东西?!

没有人有资格搬家...

叶笑言发现安森的眼睛变得阴沉而可怕。他焦急地问:“你生气了吗?”我真的没有被朵拉诱惑过。姐姐,她只是跟我开玩笑。"

陈俊冷笑道。“你以为这是开玩笑?”

叶笑言不知道该说什么。

事实上,他认为这是朵拉的恶作剧。

朵拉只想以征服他为乐。

他心里明白,所以没有生朵拉的气。

反正这是朵拉的使命,朵拉是想考验他。

“安森,我真的没有动心。我没有忘记我答应过你的。”叶笑言认为他生他的气了。

陈俊盯着他,但叶笑言看起来很无辜,什么都不知道。

陈俊又生气了。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在生闷气。

“我问你,朵拉还对你做了什么?你老实!”

叶笑言摇摇头:“不……”

“你认为我会相信吗?她通常对你做什么?!"陈俊坚持。

叶笑言想,我没说你应该知道。

他为什么一定要说...

但安森很生气,不敢顶嘴。

叶笑言只好顺从地解释,“她只是教了我一些方法...然后经常用语言测试我,就是这样……”

“身体上?”陈俊又问道。

叶笑言摇摇头。“她虽然走近我,我却躲开了。只是……”

“只是什么?”陈俊的眼睛变得锐利。

叶笑言低下头,尴尬地说:“我只是想用我所学的,所以我摸了摸她的身体,但这只是演戏……”

反正摸朵拉的身体对他来说完全没问题。

拥抱她,抚摸她的腰和胳膊...

陈俊听了更是烦躁。

他应该已经知道,这种训练,叶笑言不可能完全与朵拉接触。

对于杀手来说,最没用的就是甄~操。

谁要是在乎甄~操,就只能滚蛋。

他们甚至不关心自己的生活,所以做这种训练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他也在训练。虽然他不屑碰他的伙伴,但这并不意味着叶笑言会违抗命令,不碰它。

至少表面功夫是要做的。

其实他早就想到了,只是一直不愿意相信。现在,他亲耳听叶笑言说话,心里很不愉快。

他突然不想让叶笑言做这样的训练。

但他觉得自己不会小题大做...

这种训练完全是演戏,他凭什么这么认真。

然而,知道叶笑言和其他女人如此亲近,他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他非常担心叶笑言和朵拉。

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如果叶笑言是一个正常的男孩,他肯定会动心。

这辈子,谁不会动心?

他担心叶笑言会真的喜欢多拉。

此刻陈俊的内心非常矛盾。

他不想让叶笑言和朵拉越来越近,他也不能阻止叶笑言继续他的训练。

如果他连这样的训练都过不了,更别说以后抵制其他的诱惑和迷惑了。

!!

..

玄幻魔法

小柯

/ 戴逸卿

阮安国看着他们,觉得很生气。他没有一口气把他们提上来,人一下子晕倒在沙发上。

“爷爷!”

“爸爸!”

“爸爸!”

每个人都很惊慌,急忙去检查他的情况。

阮妈妈紧张地看着公公,双手微微颤抖。

“爸,醒醒,别吓我!”如果公公有什么恶,真的要怪她!

“爷爷,爷爷!”江予菲哭着,跪在阮安国的怀里。“爷爷,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

阮穆冷冷地看着她,突然抬起手掌,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

“你给我滚!我们家养不起你这样的女人,你马上给我滚来滚去!”

江予菲紧紧地咬着嘴唇,眼睛睁得大大的,但是眼泪却无法控制。她的身体在剧烈地颤抖,小脸上毫无血色。

阮田零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转移了话题:“妈,先带爷爷去医院!”

“对,送医院!”

江予菲跟了上去,突然碰到了阮目锐利的目光。

“你给我跪下!爸爸醒了,你什么时候起床!”

“妈妈……”阮天玲抱着老人突然停下来。

“放过她,去医院!”阮妈妈冲上去推他的身子,那人的目光从忧虑的目光和红肿的小脸上掠过,心里多少有些发涩,但那种感觉很快就被忧虑代替了。

现在不是考虑其他事情的时候,而是关心爷爷健康的时候。

阮安国晕倒了,阮家大破。每个人都很忙,担心老人的健康。

江予菲跪在地上没有起来,她瘦弱的身体在宽敞的客厅里失去了存在感。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即使注意到了,也会故意忽略她。

在他们看来,有钱人家真的是不识抬举。

阮家怎么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有多少女人想嫁入阮家?那些女人哪个没有地位?

只要拔一根就比她强一百倍。

父亲喜欢她,不顾她的出身选择了她,让她坐在邵的奶奶的位置上。她想和主人离婚,因为她不懂得珍惜和感恩。

父亲曾苦口婆心地劝过她,说要把她培养成阮家的小三,她还是不领情,还是要离婚。

看来他们家少爷很惨,阮家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让她留下来就是要了她的命!

他们认为家庭主妇善良温柔,是个好女人。现在看来她是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哼,果然不上台面,还真以为他们阮家要她?

没有你,少爷可以娶一个比你优秀百倍千倍的女人!

江予菲低下了头,他能感觉到周围的敌意和排斥。

她眼神幽幽,不明白自己的无知。

如果可以的话,她也不想这样逼迫爷爷。她会一步一步找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理由和阮离婚。

武侠修真

刘虹翎

/ 江泳

不要光吃,小心哪天把自己卖了。"

琦君看着她,没有表情。“没有。”

“不会什么呀。你迷恋这些食物,她被坑只是时间问题。”

“她会伤害我吗?”君齐家问。

你爱翻个白眼,“她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是不喜欢她。以后见到她,离她远点。”

“好。”

“还有,你也别在这里吃了。这是她的地方,谁知道她会怎么对你。”

琦君摇摇头。“不,我每天都会来。”

你爱吐血,但她不能直接告诉他,徐梦瑶向他求婚了。

如果他知道这一点,他可能会直接为了食物和徐梦瑶结婚。

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

二哥,他不关心生活中的任何大事。你让他娶什么女人都无所谓。

而徐梦瑶虽然心机深沉,却没有做任何掉队的事。

不能说她是坏人。

在有钱有势的家庭里长大的人,不尽力。

所以她不知道怎么说服二哥。

事实上,徐梦瑶很聪明。偏偏她是一个知道自己野心勃勃,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利用所有人的女人。

她二哥就是这么单纯,要是落到她手里,以后就惨了。

艾君生气地说:“你不能在这里吃饭吗?”

君齐家不解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是怎么生气的。

“这里的食物很好吃,我只吃。”他很少耐心解释。

"..."你的爱是气馁的。

萧岿打断了他们。"既然琦君喜欢吃这里的食物,我们就让厨师回来吧。"

艾君的眼睛亮了。“对,把他找回来!”

无论如何,先把人找回来。

“她不会同意的,我已经看过了。”君齐家突然说道。

“他为什么不同意?”你爱问,她不知道厨子是女的。

“她没说,但她不会同意的。”

“我们给他更多的钱,如果他不同意,我们就威胁他。”

琦君摇摇头:“她不会同意的。”

他看得出这个女人的态度很坚定,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让她同意。

你很想知道君·齐家。他这么说,说明他能决定厨子的态度。

"奇怪,徐梦瑶用什么方法把他挖走的?"你喜欢窃窃私语。

“也许这给他带来了很高的回报。”小葵说。

你爱点头,“应该是这样的。也许他还是一个信守诺言、答应徐梦瑶的人,所以他不会答应别人。”

小葵安慰她,“不过是个厨子,他不离开这里就算了。君浩要是喜欢吃,就让他天天来,总有一天吃腻了。”

“大榭,我担心我二哥会被徐梦瑶坑。”

那个女人很聪明,她担心二哥被她稀里糊涂的收留,然后就要结婚了。

萧岿笑着说:“这不简单。让琦君时刻提防着她,然后派一些人偷偷溜进来,暗中注意她的行动。”

艾君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简而言之,在徐梦瑶做任何事情之前,他们没有理由和她打交道。

但是她最好不要有这样的行为,否则她不会有礼貌的!

都市言情

张媛

/ 陈政

然后他们离开了花园,她看不见他们。

杰克从外面进来了,叶笑言仍然站在窗前,保持着一个姿势。

他走到她面前:“你刚才看到了,就是那个老人介绍给阮俊臣的女人。”

"..."叶笑言没有回头。

“只要你放弃他,他就不必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他以后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女人。”

叶笑言回头坚定地看着他。

“哥哥,告诉你爸爸,我就算死也不会放弃他。”

杰克沉下脸。“如果他放弃了你呢?”

“我还是不会放弃他……”

“你以为你坚持爱他就自由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吗?”杰克的语气很不满。

叶笑言笑着摇摇头。“不,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想起他的任何事。我想和他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爱他,想和他在一起一辈子。哥哥,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他……”

“既然什么都没计划,你喜欢他什么?”

“喜欢他,喜欢他的心,喜欢他的一切。”

这是杰克第一次听叶露骨的话,心里很不爽。

他知道叶笑言真的爱上了阮俊臣。

我怕她一辈子都不会回心转意。

“但是现在,你的爱没有得到祝福。你是个逃犯,也是个杀手。你不能和他在一起。”杰克轻声劝她。“你不是一定要和他在一起才能爱他吧?”

“但我不会主动离开他,不管发生什么。”叶笑言的语气坚定。“哥哥,你什么都不用说。你说什么都没用。”

“你是个固执的女人!”杰克又生气了。

叶笑言看着窗外,她的固执哪里比得上安森。

如果不是他的固执打动了她,她也不会这么坚决。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叶笑言每天都看见陈俊和那个女人在花园里散步。

他们的礼貌越来越近,女人可以靠着他的胳膊走路。

甚至陈俊也拥抱了她。

他抱着那个女人,微微低下了头,叶笑言只能看到他高大的身影,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在她看来,他们似乎在接吻。

叶笑言目光平静地看着他们,仿佛在看一出戏。

虽然她知道这真的是一出戏,但她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安森对她来说太苛刻了...

叶笑言忍不住握住她的手掌,无法抑制她眼中的悲伤。

陈俊,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她忘了。她站在窗前,从未离开。

下午,杰克给她带了晚餐。

叶笑言正在吃饭,他对她说:“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阮俊臣答应和何小姐订婚。”

叶笑言的动作僵住了。

她抬头淡淡地说:“我不信。”

杰克笑了。“这是真的。父亲要求他放弃你,但他总是拒绝。最后,老人用你的生命威胁他,他屈服了。”

金在旁边无奈的说:“他真的同意了,我也从来不敢告诉你。”。】

叶笑言突然感到心里一阵痉挛。

!!

历史军事

韩尤娜

/ 陈柏年

莫兰催促他休息。

“你陪我。”祁瑞刚拉着她的手,不让她拒绝说。

莫兰出来很久了,真的很困。

“好了,走吧。”她无奈地说。

祁瑞刚弯着嘴唇得意地笑着,甚至笑得有点调皮的感觉。

莫兰怔了一下。

齐瑞刚曾经笑过,但笑得成熟内敛。

她真的没见过他这样的一面。

“怎么,被我的笑容迷住了?”祁瑞刚突然皱起眉头问她。

莫兰顿时语塞:“你能不自恋吗?”

“那你盯着我看什么?”

"我看到你眼角有口香糖."

齐瑞刚:“…”

但他还是伸手揉了揉眼睛,却什么都没有。

齐瑞刚不满地捏了捏莫兰的手:“蓝蓝,你什么时候学会撒谎的?你不知道你的谎言伤害了我多少吗?”

莫兰翻了个白眼,开始往楼上走。

祁瑞刚跟着她,和她一起进了卧室。

回到卧室,祁瑞刚的问题又出现了。

“我想洗澡,浑身上下都是药水的味道。”

“那你就洗吧。”

“我受伤了,请给我洗一下。”

莫兰翻出睡衣塞给他:“别瞎说了,想洗就快点!”

齐瑞刚很认真的问她:“你确定不帮我洗?”

“别废话了,我不和你说话!”

“好吧。你不帮我洗,或者你可以和我一起洗……”

“齐瑞刚!”莫兰要疯了。他总是像苍蝇一样嗡嗡叫和说话。

瑞奇一见到他就拿走了。“我知道你很害羞,所以这次我不会强迫你。但下次,希望你能认真考虑一下。”

莫兰转身想找东西揍他,祁瑞刚赶紧溜进浴室。

莫兰觉得又气又好笑。

然而没过多久,浴室里传来祁瑞刚的声音。

“莫兰,你忘了给我内裤……”

莫兰:“…”

莫兰觉得她不应该给祁瑞刚任何暗示。

不然他也不会这么麻烦。

整个晚上,他不是叫她做这个就是叫她做那个。

老是发牢骚,黏糊糊的,想多烦就多烦。

最后,莫兰困得叫他不要打扰她,以至于让她睡了。

如果她不问,恐怕他可以折腾她一晚上。

折磨她的身心...

莫兰和祁瑞刚太困了。

两个人天亮才起床。

是祁瑞刚的手机响了,他们被吵醒了。

齐瑞刚一直抱着莫兰的尸体。他放开她,皱着眉头,坐立不安,接过手机,不悦地打开:“喂,什么事?!"

“齐先生?”电话那头是王雨妈妈的声音。“我是余橘的妈妈。宇橙现在已经醒了。她说她想见你。你现在能来医院吗?”

“我没有空”祁瑞刚很冷漠的拒绝。

“可是羽橘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非得给她一个交代吗?她想见你,你不能来吗?”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祁瑞刚马上听到那边一声嘶哑的痛叫声。

太后一边和祁瑞刚说话,一边安慰王橘:

!!

科幻灵异

何东均

/ 留梦炎

他们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偶尔还能听到骨折的声音。

恍惚地看着阮。他就像地狱里的修罗,令人恐惧和颤抖。

但这一次,她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怕他,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恐怖。

江予菲看着,人们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阮天玲转身发现自己晕倒了,并没有急着去对付那两个人。

他快步走到江予菲面前,脱下西装,给她穿上,小心翼翼地抱起她。

从她的情况来看,她的脸受伤最严重。其他地方疤痕不多,她的情况也不危险。

但是他还是很心疼,很生气!

这是他的女人,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她是他的,谁也不能碰她的手指!

但现在她伤得很重,他恨不得杀了那两个人!

阮天玲抱起江予菲,转身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两个人,眼里带着冰冷的杀意。

两人浑身一阵颤抖,不断开口求饶,吓得都尿了裤子。

阮天玲冷哼一声,扶着江予菲下楼,不再去管他们。

他不怕他们逃跑。

事实上,这两个人的骨头几乎都断了,所以他们不能动,更不用说离开别墅了。

阮天玲下楼打了个电话,让人在楼顶上处理了两个人,然后开车把江予菲送到了医院。

自始至终,他都很平静,但他一直紧紧地抿着嘴唇,他的肌肉很紧,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强的尹稚。

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医生赶紧过来检查江予菲的身体,阮田零就站在他身边,就像一座铁塔。

在他的监视下,医生仔细治疗了江予菲的伤口,并进行了一系列检查...

**********

江予菲在睡梦中感到全身疼痛。

她梦见两个冒充警察的歹徒要把她从屋顶推下去。她看着恐怖的高度,非常害怕。

吓得喘不过气来,僵硬如石。

歹徒狰狞地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倒了...

“不要,救命,救命——”江予菲哭着醒来。她睁着眼睛震惊地茫然四顾。

“你做噩梦了吗?”阮天玲俯下身子,用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江予菲的视线有点受阻。她感觉脸颊疼,应该是肿了,变形了。

她试着伸手去摸,但双手的手指也疼,用力不了。

“孩子呢?”她问他,因为脸颊红肿,声音有点模糊。

“抢救及时,孩子没事。”阮天玲抿了抿嘴唇,微微转动了两下嗓子。

她两次被歹徒打伤,醒来两次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孩子怎么样了。

她首先关心的是孩子,而不是她自己。

阮天玲心里感动,更心疼。

其实他是想让她多关心自己,然后关心孩子。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我希望孩子们还在这里。

“那两个人……”

“他们已经被抓了,别怕,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阮天玲答应对她说。

两次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他严重失职,再也不会让她有危险了。他们的惨叫声不断响起,偶尔还能听到骨折的声音。

恍惚地看着阮。他就像地狱里的修罗,令人恐惧和颤抖。

但这一次,她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怕他,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恐怖。

江予菲看着,人们再也支持不住,倒在地上。

阮天玲转身发现自己晕倒了,并没有急着去对付那两个人。

他快步走到江予菲面前,脱下西装,给她穿上,小心翼翼地抱起她。

从她的情况来看,她的脸受伤最严重。其他地方疤痕不多,她的情况也不危险。

但是他还是很心疼,很生气!

这是他的女人,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她是他的,谁也不能碰她的手指!

但现在她伤得很重,他恨不得杀了那两个人!

阮天玲抱起江予菲,转身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两个人,眼里带着冰冷的杀意。

两人浑身一阵颤抖,不断开口求饶,吓得都尿了裤子。

阮天玲冷哼一声,扶着江予菲下楼,不再去管他们。

他不怕他们逃跑。

事实上,这两个人的骨头几乎都断了,所以他们不能动,更不用说离开别墅了。

阮天玲下楼打了个电话,让人在楼顶上处理了两个人,然后开车把江予菲送到了医院。

自始至终,他都很平静,但他一直紧紧地抿着嘴唇,他的肌肉很紧,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强的尹稚。

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医生赶紧过来检查江予菲的身体,阮田零就站在他身边,就像一座铁塔。

在他的监视下,医生仔细治疗了江予菲的伤口,并进行了一系列检查...

**********

江予菲在睡梦中感到全身疼痛。

她梦见两个冒充警察的歹徒要把她从屋顶推下去。她看着恐怖的高度,非常害怕。

吓得喘不过气来,僵硬如石。

歹徒狰狞地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她推倒了...

“不要,救命,救命——”江予菲哭着醒来。她睁着眼睛震惊地茫然四顾。

“你做噩梦了吗?”阮天玲俯下身子,用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江予菲的视线有点受阻。她感觉脸颊疼,应该是肿了,变形了。

她试着伸手去摸,但双手的手指也疼,用力不了。

“孩子呢?”她问他,因为脸颊红肿,声音有点模糊。

“抢救及时,孩子没事。”阮天玲抿了抿嘴唇,微微转动了两下嗓子。

她两次被歹徒打伤,醒来两次后第一件事就是问孩子怎么样了。

她首先关心的是孩子,而不是她自己。

阮天玲心里感动,更心疼。

其实他是想让她多关心自己,然后关心孩子。

江予菲松了一口气。我希望孩子们还在这里。

“那两个人……”

“他们已经被抓了,别怕,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阮天玲答应对她说。

两次把她置于危险之中。他严重失职,再也不会让她有危险了。

游戏竞技

陈敏之

/ 晁子绮

“好。”祁瑞刚点头。

反正下次谁知道。

走出齐大师的住所,莫兰迫不及待地把埃文抱在怀里。

她狠狠地吻了他一下:"埃文,今晚你愿意再和你妈妈一起睡吗?"

“啊……”埃文点点头,露出一个得体的头。

“你能听懂我妈妈说的话吗?”

“啊……”

“真的?”

“啊啊……”

一路上,莫兰和埃文进行了一次幼稚的谈话。

回到住处后,莫兰立即把埃文带到卧室,打算和他一起玩。

齐瑞刚没有跟着进去。莫兰和埃文呆了一会儿,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莫兰看到来电显示,忙着接电话:“你好,余阿姨?”

电话是于梅打来的。

她试探性地笑着问:“莫兰,你现在在干什么?”

“没什么,有什么事吗?”

玉梅支支吾吾,尴尬地说:“我做了万寿面...你也想吃点吗?”

莫兰突然。

今天是齐瑞刚和埃文的生日。于阿姨肯定是想给他们过生日的。

但是莫兰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毕竟她不是齐瑞刚...

“莫兰,我也没做多少。天还没黑。不然天黑了我再来,给你熬夜。”于梅期待着仔细询问。

莫兰能感受到她的内心。

“我问齐瑞刚,回头给你答复?”

“是的,当然。”余梅开心地笑了。“请替我问一下。谢谢你,莫兰。”

“余阿姨,你不用这么客气……”

莫兰挂断电话,有些为难。

她不知道怎么跟祁瑞刚说,她怀疑祁瑞刚会拒绝。

虽然我不明白齐瑞刚为什么会拒绝于阿姨,但她能感觉到他不想和她有太多的接触。

但莫兰一想到余梅为她做的事,就不忍心让她失望。

莫兰犹豫了一下,把埃文带了出去,然后敲了敲祁瑞刚书房的门。

齐瑞刚在书房工作。

抬头看到莫兰进来,他轻声问:“有什么事吗?”

莫兰直接说:“于阿姨说她做了万寿面。要不要来点?”

齐瑞刚神色不变:“我很饱。”

“我现在不吃了。她晚上会送,可以吃到深夜。”

“我不喜欢熬夜。”

“既然是她做的,你就吃吧……”

齐瑞刚低头继续工作:“不,我不吃。”

他干脆拒绝了。

"..."莫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抱着埃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齐瑞刚抬头问:“还有别的吗?”

“不……”莫兰不得不抱着埃文离开。

回到卧室,莫兰不太关心和埃文一起玩。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余梅的电话来了,莫兰突然不敢接。

“喂,于阿姨……”

她刚开口,余梅直接问她:“莫兰,瑞刚要吃吗?没关系,我知道他会拒绝的……”

于梅的语气说不出她有多失落。

“不……”莫兰的头很烫。“余阿姨,过来。我就是想学学怎么做万寿面。你教我。”

!!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