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欧宝直播(中国)集团有限公司----郑家那点儿事儿by答案(1/37)

欧宝直播(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最近几天,那点她明显失去了一个圈子-

在阮,那点离开之前,她安排了一个护士给她开药。

又吩咐几个男人,让他们好好照顾江予菲,不要让她靠近萧泽欣。

安排好一切,他才去找祁瑞刚。

江予菲正在医院等他。

小泽新注射镇定剂后又睡着了。

既然他没有攻击力,江予菲可以照顾他。

江予菲坐在床上,轻轻地握着父亲的手。

她想起了阮,的分析,她父亲这次出事了。一定有什么阴谋。

只是,到底是什么阴谋...

她真的害怕有更危险的事情等着他们。

阮天玲回来的时候,江予菲靠着病房里的沙发睡着了。

小泽新还没醒。

门口的两个保镖时刻注意着里面的动静,防止萧泽欣随时醒来。

既然阮、回来了,他们就不必继续防备了。

阮天玲去了江予菲,发现她睡得不太好。

即使在梦里,她的眉头也微微皱起——

他弯下腰,轻轻地抱起她。

江予菲突然醒来,面对他的视线,她不知所措。

“回来?”

“嗯。”阮天玲没有放下她,抱着她继续往外走。

“让我失望,我得照顾我父亲。”

“岳父有照顾有照顾,你不用一直陪着他。”

江予菲不再坚持。

隔壁病房是他们的临时住处。

阮、把她放在床上,帮她脱了鞋,拉了被子盖住了身子。

“回去睡觉吧,这几天你没休息好。”

江予菲睡了一会儿,但现在她睡不着。

“齐瑞刚同意帮忙了吗?”她问。

阮,坐在她旁边:“他同意了,估计以后会有消息的。”

江予菲非常担心,害怕坏消息到来。

阮、说:“不知道的事,不必太在意。想太多对身体不好。”

“你说得对。”

“别的事情有我,你睡吧。如果有消息,我再叫醒你。”

江予菲点点头:“嗯。”

她闭上眼睛,但她充满了担忧。

但是她实在困了,好几天没怎么休息,坚持不下去了。

阮天玲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起身悄悄离开。

江予菲在晚上醒来。

房间里只有一盏台灯亮着。

阮、靠在沙发上,微微低着头。即使睡着了,他的睡姿也充满了昂贵的气体。

江予菲悄悄地下了床,拿起被子,轻轻地给他盖上。

阮天玲没醒,江予菲也不打扰他,悄悄出去了。

她走到小泽新病房门口,正要进去。一个保镖拦住她:“嫂子,你现在不能进去。肖先生醒了。”

江予菲朝里面看了看,果然,萧泽欣醒了。

他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情绪激动吗?”

“只要你不接近他,肖先生就是这样。”

“我爸吃了吗?”

"有人给了他一些食物,他已经吃了。"

江予菲松了口气-

她无法进去,站在门口盯着父亲。

萧泽欣偶尔会注意到她的存在,但只是不带感情地扭过头去。

他眼里没有人。

趁着还有一点理智,儿事儿她必须赶紧撤退。

虽然打破这种不正常的关系让她很难过,儿事儿但她必须打破它...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她只知道她心里有个声音不赞成她这么做。

南宫乐山面色冰冷:“想结束了?”

贝贝看了他一眼。“是的,我不该说下去。不过,我不后悔当初的决定。”

“不后悔,现在怎么能后悔呢?”男人的语气很尖锐。

贝贝低下头:“我真的不后悔。不经历一些事情就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南宫乐山突然打断了她的话,“看到你的心了吗?别告诉我,你觉得查尔斯更适合你!”

“没有!”贝贝摇摇头解释道,“我对他没有任何感情。我只是说,我发现我还是不能为了爱情彻底放弃自己……”

贝贝起身用闪烁的目光看着他:“南宫少爷,这段时间我会珍惜一切。谢谢你给我机会,谢谢你。”

说完,她抬腿就走了。

当她从他身边走过时,她的手腕被他猛地一拉。

贝贝微微愣了一下。

那个没有温度的男人的声音响起:“贝贝,我想你还没有明白一件事。”

“什么?”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他侧着头,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她。“这不是你能决定的结局。”

"..."贝贝瞳孔放大。

南宫乐山微微扯了下嘴,冷笑道:“我要结束了,我说了算。”

“还没有结束。”

“但是……”

“你以为你有发言权?”他冷冷地问道。

贝贝突然说不出话来。是的,这段感情的开始,他给了机会,他没给机会,她怎么能从他开始呢?

结束,她也没有权利...

如果他不说结束,她就不能。

贝贝还是忍不住开口:“可是我们这样下去有什么好处呢?”

“对我自然无害。”

"..."贝贝的脸变白了。

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吃亏,吃亏的是她。

“再说,”他走近她,张开嘴。“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

南宫乐山松开手,冷冷地说:“记住,什么时候放你走,我说了算。”

之后他转身离开,留下贝贝在原地站了很久。

贝贝一直没有勇气反抗他。

他不让她走,所以她不得不留下。

他们之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贝贝每天去工作室上班,其余时间和他正常相处。

但她越是这样相处,心里越是痛苦。

莫名其妙的,她觉得他们越来越远了,她不敢再继续了。总有一天,他们的距离会远到一辈子。

如果她到了那里,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她努力不去想它,而是去过现在的每一天。

然而,她努力营造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了。

当贝贝完成工作并打算返回住处时,她走到客厅门口,听到了南宫月如和南宫乐山的对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南宫月如问他:“你年纪不小了。已经30多岁了。什么时候等到结婚?”

南宫乐山沉默着说:“爷爷走了以后,那点我要处理的事情多了。暂时不用担心。”

“我不相信你能处理很多问题。”南宫月如试探性地问:“你要和贝贝重新开始吗?”

贝贝在门外,那点当她听到这句话时,她的心突然停止了跳动,她无法呼吸。

南宫乐山淡淡地回答:“我还没想好。”

“如果你不想和她重新开始,我就得关注你的婚姻。你要知道,一定要趁早结婚生子。”

因为遗产这么大,以后肯定有人继承。

他工作量大,会有危险。没有人知道他能否活到100岁。即使可以,他也会早点把孩子养大。

这个家庭靠他自己撑不了多久。

南宫乐山也明白这一点。“等我这次完了,我再考虑。”

“让我来。”南宫月如笑着说,“我帮你找几个好姑娘。到时候可以直接结婚。”

"...好的。”南宫乐山不反对。

贝贝脑子嗡的一声爆炸了,脑子里空一片空白。

她没有进去,而是回到了工作室。

南宫乐山的画像已经有了初步的模型。

贝贝伸手摸了摸雕塑的脸,眼里有一丝泪光。

原来他们真的回不去了,他也不会和她重新开始。

将来,他会和另一个女人结婚…

光是想着这个,贝贝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切开一样,有剧烈的疼痛。

但是她没办法。这是她选择的方式。她只能咬咬牙,继续。

她不知道该不该后悔。

她只知道,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选择承担一切。

因为这一切,的确是她的错。要不是她,什么都不会发生。

所以这是她的错,救赎是她的罪。

所以一切都是活该...

南宫乐山走进画室,却没有看到贝贝。

这里负责打扫卫生的女佣说她走了,要回去拿东西,晚上再来。

贝贝其实有出入自由,但是她想出去的时候总是告诉南宫乐山。

今天,他悄悄地离开了。

南宫乐山心里不高兴,但也没打电话问她什么。

其实贝贝只是出去整理心情。

她找了一家法国餐厅,点了一些美味的食物和一瓶红酒,独自坐在窗前,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这家法国餐馆位于一栋30层的高层建筑中,从窗户可以俯瞰许多风景。

贝贝除了喝酒什么都没吃。

她的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喝了一杯红酒,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没过多久,一个修长优雅的身影也走进了餐厅。

她不是别人,正是一颗冷酷的心。冷心这几年没有对象,家里人对她的婚姻大事特别着急,就动用所有的人脉给她找个合适的对象。

今天她来相亲,是被迫来的。

冷心走了进来,却看见贝贝坐在窗边喝酒。

郑家那点儿事儿by答案

她的神色有些落寞,儿事儿显然有心事。

冷心是过来人,儿事儿她瞬间看透了,她被爱情困住了。

这些年来,贝贝的样子,她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

没想到贝贝今天也来了,冷冷的心里多少有些高兴。她冷笑着,不想找相亲对象。她直接走向贝贝。

贝贝刚喝了口红酒,对面座位就被打开了。她惊讶地看到冷欣坐下来。

她冷冷地盯着她,冷笑着勾唇:“好巧,你一个人吗?”

贝贝放下杯子,不理她。

“一个人喝酒?”冷心继续问。

贝贝淡淡地说:“你怎么了?”

冷心咯咯笑道:“没事,难得看到你这样,过来关心一下。”

“我以为你已经很成功了。什么,你们的关系有问题吗?还是他对你的新鲜感结束了?”

面对她的笑话,贝贝没有生气,只是没有注意。

冷心讨厌她冷光的样子。

“贝贝,你以为没有我你还能和他在一起吗?”

贝贝的眼睛微微动着。

冷冷的嘴唇:“没有我,你还是没有资格和他在一起!”

是的,她只是一个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她根本没有任何吸引南宫乐山的优势。

就算没有冷心,南宫乐山也不会看上她。能做他老婆的女人怎么可能平凡?

但那时,她一直认为是冷欣偷了南宫乐山。

冷心不知道在想什么,眼底有几分难过,但她掩饰得很好。

“可是就因为你的任性,我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就被你轻易的毁了!你说,我该恨你吗?”

贝贝看着她的眼睛:“你应该恨我。”

“但是你不会认为我现在还能继续恨你吧?”

“不……”贝贝摇摇头。“我只是希望我们能把过去抛在脑后。”

“果然,它还是那么自私,你可以轻易放手,为什么你觉得我可以?”每次冷心跟她说话,她都抑制不住自己的怨恨。“你不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贝贝垂下眼睛掩饰自己的心事。

她记得自己在监狱的两年,有很多事情她不敢回忆。

她想起了过去的六年,她付出了多少才重新站起来。

她不知道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心凉,不好意思。”贝贝真诚道歉,“真的很抱歉……”

冷心微微愣了一下。

贝贝眼里有泪。她试图抑制自己不哭。“如果可以,我希望时间可以倒流。我希望我没有做过伤害任何人的事。”

“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我也知道我很对不起你,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些什么来弥补。”

她已经做了她应该做的,她付出了很多沉重的代价。

如果她做得不够,杀了她就够了。

冷心也很苦。她看着窗外,冷冷地说:“如果你真的觉得对不起我,就离开他。我不希望你得到我得不到的幸福。”

贝贝微微一愣,然后低声说:“我拿不出来……”

冷心惊讶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贝贝勉强笑了笑:“他不会原谅我当初的欺骗,那点以后还会娶别的女人...我没有资格做他的妻子。”

冷心大吃一惊。

她一直以为南宫乐山那么爱她,那点他们最终会走到一起。

没想到,她没有去争辩,他们之间却没有任何可能。

冷心忍不住笑了:“这是报应吗?”

“看来我以前是在帮你,如果我早知道……”她就不会算计贝贝,这样他们之间的感情就不会加深。

很多感情就是这样,需要坏人的帮助来加深。

如果没有人干涉他们的感情,也许时间久了他们就会褪色,自动分手。

冷心又忍不住笑了,笑自己当初的愚蠢。

不仅成全了他们,还惹出了腥气。

然而,她很高兴今天知道了这个消息。

“那就好,我拿不到,你拿不到。但是现在我已经快出来了。我觉得你要很久才能走出来。”冷心得意地说:“不会,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

因为贝贝更爱她,她看得出来。

冷心,毫无疑问,在贝贝心里砍了几刀。

是的,她永远不会离开这段感情...

但她还是笑了,“恭喜你出去了。”

冷心笑着自言自语:“我能不出去吗?”

她出不来,也没有机会。如果她出不去,她只会痛苦一辈子。

“可是不管我出去不出去,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贝贝的眼睛微微一闪:“没关系,你想恨多久就恨多久。我很累,不想再计较这个了。”

冰冷的心突然变得愤怒。“别听起来你比我优越!”

贝贝起身道:“我不是。我真的很累。无论如何,我真心希望你能找到幸福...再见。”

说完贝贝就走了。

冷心独自坐在那里发呆了一会儿,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她妈妈打电话给她,冷心才知道她是来相亲的。

她接通电话,直接说:“妈妈,我现在有事。回头再聊。”

没等冷木说话,她就挂了电话。

冷心不忍心去相亲,但她还是站了起来,忍不住四处张望。

要走,至少她要告诉对方。

然后她扫视了一下整个餐厅,发现坐在她后面桌子旁边的那个男人手里拿着一支香槟玫瑰。

冷心错愕。

她和相亲对象接触的暗号是,男方拿了一支香槟玫瑰...

相亲对象居然坐在她后面,距离那么近。

然后他听到了她刚才和贝贝的对话!

冷心盯着男人的背影,他的背影很宽厚,虽然是坐着,但也能看出他很高大。

他的西装质量很好。他手里拿着一本书,手指很细。

冷心只能看到他半边脸,而且他半边脸也很美...

这个人,一看就知道他很厉害。

冷心有些头疼。虽然她没有相亲的意思,但还是不愿意给这么优秀的男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不过没关系。反正她不想和他相亲。她现在根本没有结婚的想法。

冷心走到他身边,儿事儿“对不起……”

看到他的脸,儿事儿她突然愣住了。

这个人很面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她确信她不认识他。

段一峰抬头,漆黑深邃的眼睛和冰冷的眼神,“冷小姐?”

他的声音低沉而优美,就像大提琴的旋律。

“段先生?”冷心已经确定,他就是她今天相亲的段宜丰。

“是我,请坐。”段一峰伸手示意了一下,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容小觑的感觉。

冷心本来想对他说一句话就离开,但此刻她却莫名其妙地被牵着鼻子走。

她在他对面坐下,问他:“段先生,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段宜峰点点头:“是的,我做到了。上次我在查尔斯酒店。”

"..."冷心突然一愣。

是他,那个她发脾气用水杯砸的男人。

那时,她被他看见了,现在是这样...

冷心淡淡地说:“段先生,我无意和你约会,但今天是我的错。这顿饭我请客。”

段宜峰点点头:“既然你不是故意的,我就不勉强了。但是我没有让女人对我好的习惯。”

听起来像个恶霸。

冷心一笑,“随你便。”

反正在他面前,她不用维持好形象。

*******

贝贝在外面溜达,莫名其妙的不愿意回到南宫城堡,面对南宫乐山。

她发现自己无法处理感情。

在这一点上,她的感情真的很乱。

贝贝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

今天,她想成为一只乌龟。她只想缩在自己的龟壳里,没人面对她。

夜幕渐渐降临。

贝贝一整天都在外面。

她躺在床上,发呆。

突然,她的手机响了。她以为是南宫乐山,不想当大卫。

贝贝犹豫了一下,接通了。“你好,查尔斯先生。”

“你好,贝贝,好久不见。”大卫热情地迎接她。

“好久不见。查尔斯先生,你的伤好些了吗?”贝贝问。

大卫假装受了委屈。“我以为你不记得了。”

“对不起,我最近一直很忙……”

“没关系,我现在好多了。你今天关心我,我已经很开心了。”大卫又问:“贝贝,你现在在哪里?”

贝贝没有正面回答:“怎么了?”

“出来见见。”

“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我太穷了。如果我想一个人过生日,我只想找个人陪我吃蛋糕。”

贝贝不相信他。“肯定有很多人为你庆祝。”

“是的,聚会很无聊,而且到处都是虚伪的人。我的朋友只有你。你在哪?我来接你。”

“我……”

“别担心,只需要一个小时,再也不会需要一分钟了。”

他这么说,贝贝也不好意思拒绝。更何况她还欠他这么大的人情。

“我在家……”

不久,大卫来了。

他还带了一个蛋糕。

贝贝打开门。他捧着蛋糕对她笑了笑:“我想了想,还是和你一起庆祝吧。介意吗?”

郑家那点儿事儿by答案

贝贝摇摇头:“我不介意。”

大卫看着院子里的木桌椅。“我们去那里怎么样?”

“好。”贝贝松了一口气。她担心他们会单独呆在同一个房间里。

但是在外面挺好的,那点可以在外面坦诚开放,那点不用担心被误会。

大卫把蛋糕放在木桌上,打开它,插上一支蜡烛。

他把打火机递给贝贝:“你有一些。”

贝贝没有拒绝,而是接过来点燃了蜡烛。

“生日快乐,大卫。”贝贝真诚地说。

大卫笑得很灿烂。“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生日祝福。”

贝贝转移了话题。“许个愿。”

“好。”大卫盯着贝贝的眼睛,“我希望我将来能和我喜欢的女孩结婚。”

贝贝:“…”

大卫微笑着吹灭了蜡烛。

贝贝鼓掌,大卫不满意。“这个时候不应该唱首生日快乐歌吗?”

“啊?”贝贝惊呆了。“这不是吹灭蜡烛前唱的吗?”

"...没关系。现在跟唱歌一样。你不唱,我就失去了被祝福的机会。”

贝贝无语。“怎么会这么严重?”

大卫很严肃,“很严肃。我真的很想听,我是有福气的。这个一定要唱,不然这个生日就不完整了。”

“可是我唱得不好。”

“没关系,只要唱出来就好。”

“但是……”

“你不想唱了?”

“没有。”

大卫撑着下巴,期待地盯着她。“那你唱一首。”

贝贝别无选择,只能妥协。当她正要唱歌时,大卫又停下来了。“等一下,我先点蜡烛。”

“要不要点火?”

“好吧,回头我再许个愿。”

贝贝:“…”

大卫点燃蜡烛,笑着说:“好了,你现在可以唱歌了。我们一起唱歌。”

“好……”

于是大卫开始唱歌,“祝我生日快乐……”

在他的指导下,贝贝也跟着唱了起来。

歌声飘荡在夜色中,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听得清清楚楚。

唱完后贝贝鼓掌,大卫笑着说:“我想再许一个愿,希望我以后能娶到我喜欢的女孩。”

又是这个愿望...

贝贝无言以对。“快把蜡烛吹灭。”

“好。”大卫微笑着吹灭了蜡烛。

贝贝忍不住笑了,然后她抬起头,突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院子外面。

他又黑又冷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贝贝瞬间愣住了。

大卫低头看着她的眼睛,很惊讶。“是南宫先生。今天是我生日。你愿意和我一起吃蛋糕吗?”

南宫乐山正慢慢向他们走来,但气息浓烈,充满寒意。

贝贝心跳很快,还是很愧疚。

他走过来,冷冷地盯着她。"我今天跑出去庆祝他的生日。"

"..."不是这样的。

大卫笑着说:“是的,贝贝今天庆祝了我的生日。我好开心。”

贝贝瞪着他,别瞎说好吗?

南宫乐山冷笑道:“我怕查尔斯先生被她骗了。”

大卫扬起眉毛。“什么意思?”

贝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他冷冷地说:“她现在是我老婆了。这个恐怕你还不知道吧?”

贝贝的脸刷地变白了。

他实际上...真的说了。

大卫吓坏了,儿事儿不可置信地看着贝贝。贝贝突然觉得很尴尬。

爱情~女人这个身份,儿事儿当是见不得人的。

大卫很快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起身淡淡地看着南宫乐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对贝贝就太不尊重了。”

南宫乐山冷笑道:“尊重?”

“没错。你不尊重她,不重视她,你把她当什么?!"

贝贝眼皮一跳。

心里有点苦,对,他怎么看她?

南宫乐山危险地眯起眼睛:“查尔斯,你是在教训我吗?”

“是的。”大卫无畏地看着他。“我喜欢贝贝。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这样羞辱她!”

南宫乐山的氛围更冷。“我怕你多愁善感!”

“多愁善感总比羞辱她好!”

“咚——”南宫乐山一拳就打了出去,他不想和他废话。

大卫被打倒在地,他的嘴被打破了。

“查尔斯先生!”贝贝下意识的想帮他,手腕突然被南宫乐山抓住。

“跟我回去!”他带着她出去了。

贝贝回头看着大卫,眼里满是愧疚。

但她没有挣扎反抗,因为这样做没有意义,只会让现场更加难以收拾。

“上车!”开门,南宫乐山甩开她的手。

贝贝站着不动。

那人一脸阴沉:“我叫你进去的!”

贝贝鼓起勇气看着他的眼睛:“我今天不想回去。”

“你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下来。”

下巴突然被捏了一下,南宫乐山逼着她看着他的眼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贝贝眼里闪过:“我知道。”

“再给你一次机会,进去吧。”他说话很轻,但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贝贝握紧双手,她想反抗。

但是.....她没有勇气。

最后,她拉着他的手,转身上车。

南宫乐山从另一边坐上了驾驶座。

他发动了汽车,汽车很快就开走了。

贝贝看着窗外,没有看他。南宫乐山突然踩油门,速度猛增...

贝贝很紧张,下意识地握紧了安全带。

速度越来越快,简直就是在路上超速行驶。

贝贝受不了这样的速度,但她一句话也没说,紧紧地咬紧了牙关。

最后她吓得站都站不住了,就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吱一声停了下来。

贝贝解开安全带,推开门冲了出去。

“哦,”她站在路边,呕吐不止。

刚才速度太快了,胃都在翻腾。

贝贝吐了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到对面马路上站着的南宫乐山。他背对着她,正在抽烟。

贝贝在月光下看着自己高大的身影,感觉有些落寞。

她的眼睛闪了一下。

贝贝自己上了车,等他上车。没过多久,南宫乐山把烟头扔在地上,坐在上面。

他没有马上发动汽车,只是淡淡地问她:“做我老婆你觉得委屈吗?”很怪我?"

“说实话!”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贝贝摇摇头。“我只是……”

郑家那点儿事儿by答案

那人微微扯了下嘴:“就是忍不住委屈不满?”

贝贝据说是中心人物,那点她觉得丢人。

她真的很贪心。她只是想和他在一起,那点不管她是什么身份。

但待在他身边后,她又想得到他的喜欢。

想和他重新开始,越来越想...

她知道自己错了,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贪婪。

贝贝垂下眼睛:“我不会那么做的,你放心吧……”

即使她很想要,她也会控制自己。

南宫乐山嘻笑着,不知道是在笑她还是在笑自己。

回到城堡下车前,贝贝提了个要求:“南宫少爷,我想搬回去,可以吗?”

她的意思是她不想和他住在同一个房间。

南宫乐山没有回答。

她真诚地看着他:“请答应我!”

“随你便。”说完,男人推门下了车,语气冰冷,没有再看她。

贝贝心里失落,释然。

她并不是真的想和他分开生活,但是她走不下去。

他是她的致命毒药。去吧,她真的会疯的。

南宫乐山直接去书房,贝贝去收拾东西。她没有很多东西。

在这里,她不敢给自己买任何东西。她怕自己突然离开,事情太多,自己会尴尬。

这不是她的家,她不属于这里。

她只是一个过客...

贝贝回到故居,独自坐在床上,才发现自己不属于这里。

所以她应该早点看到自己的身份和价值。

她没有资格嫁给南宫乐山...

就像我妈说的,他们差距太大,她配不上他。

这一夜,贝贝没有和南宫乐山住在一起。

一天晚上,她没怎么睡觉。

第二天,她早起去上班了。目前,离开这里的唯一办法就是早点完成她的工作。

等一切都搞定了,我相信南宫乐山没有理由阻止她离开。

她知道自己错了,她不想继续错下去,她不想继续做一个卑微的女人…

贝贝一心一意工作了好几天,南宫乐山好几天没来看她。

贝贝的理由告诉她,这样挺好的。

早点打破自己的妄想,免得以后分开的时候更痛苦。

但很快,贝贝略显平静的心又被搅乱了。

她上班的时候,突然听到门外两个丫鬟的聊天声。

“夫人邀请了几个宝贝女儿?”

“不知道,听说有十个,今天会很热闹。”

“那我们去看看吧?”

“嗯,找个机会看看,看看他们都长什么样……”

两个丫鬟正在偷偷聊天,突然看见贝贝站在门口。

“贝贝小姐……”两个人都感到震惊。

贝贝不知道她是怎么到门口的。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然后更疯狂的是,她竟然问他们:“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小姐,小姐请了十几个小姐做什么?”

女仆犹豫着回答:“夫人邀请他们来,是打算给少爷相亲……”

"..."贝贝停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她的神色。“嗯。”

她转身茫然地往回走。

贝贝坐在书桌前,儿事儿手里拿着一把切肉刀,儿事儿但她不能工作。

甚至,她的手还在颤抖...

贝贝一想到自己和南宫乐山要结束了,就慌了。

之前所有的恐慌...

弃了切肉刀,贝贝挠了挠头发,很不爽。

她也不想工作,就立刻换了衣服,打扮了一番。

贝贝觉得脑子一定有问题,因为她要偷看。

她想看看那些女孩长什么样...

蓝天白云,晴空万里。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温和不暴烈。

在南宫城堡的花园里,在绿草如茵的草地上,在刻有纯白花朵的欧式长桌上,有许多水果和小吃、美酒和美味的食物。

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笑着互相交谈。

场景可以用美丽的场景来形容。

贝贝躲在花坛后面,仔细观察着。

然后她惊愕的发现,每个女生都很漂亮,大家都以出众的气质看着她。

气质需要从小培养。这些女生身上全是贵气,说明家境很好。

南宫月如看着这些女孩,非常满意。

确实大家长得都不错。

“今天是个好日子,但是音乐有点少。谁想放一首歌,给大家增添点乐趣?”她笑着问。

马上一个女生矜持的出来说愿意放一首歌。

其他女孩鼓掌。

女孩坐在白色大钢琴前,优雅地弹奏着。

贝贝不太懂钢琴,但基本会弹,但女生水平明显比她高两三个档次。

听起来很美。只是钢琴师在演奏。

贝贝有点疼,不过没关系。她是一名教师。她雕刻得好可以弥补自己的缺点。

接下来,南宫月如找借口让女孩们表演其他才艺。

比如绘画、写作、舞蹈、语言...

贝贝会说三种语言,但这些女生至少会说四种,最多会说七种。

他们都比她多才多艺,更优秀,更优秀。

贝贝第一次深受打击。

总好过不知道,只知道。她真的很坏,和这些女生比起来差远了。

难怪大家都说她配不上南宫乐山…

就在贝贝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女孩们发出一阵骚动。

原来南宫乐山在这里。

他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和袖子,很休闲,但很贵。

当女孩们看到他时,他们都变红了。

估计他们没见过这么优秀的人。

南宫乐山的到来让所有的女孩都安静下来,都变得更加矜持优雅。

他很有礼貌的和每个女生打招呼,表情和语气都很温柔。

不久,南宫月如宣布开始用餐。

长桌,女生坐两边,南宫乐山和南宫月如坐两头。

仆人被训练来提供食物。

首先第一轮是开胃菜,有很多食物,鱼子酱,鹅肝,烤蜗牛…

然后是汤,然后是配菜,主菜…

每顿点菜都很严格,女生的用餐礼仪也很规范,没有人出错。

齐大师让保镖把他们软禁起来,那点其实是为了不让他们把艾凡带走。

既然祁瑞刚只抱着莫兰,那点而祁瑞刚长得那么恐怖,保镖自然不会拦截他。

祁瑞刚扶着莫兰上了一辆车,然后车子缓缓离开,驶出了祁家堡。

天亮之前,齐瑞刚的车回来了。

下了车,祁瑞刚去了齐老爷子的住处。

他看上去很沮丧,径直走进去。

守门人的保镖拦住他:“师傅,没有师傅的命令,你不能进去!”

“董——”祁瑞刚给了一拳就揍了过去,那保镖被瞬间砸在了地上,鲜血从嘴角渗出。

祁瑞刚居高临下,尹稚看着他。

“你算什么,还敢拦我!”

保镖吓得脸色苍白,不敢再说什么。

其余的保镖,也不敢再阻止他。

祁瑞刚整理好西装,大步走进别墅。

这次他还没醒,还在休息。

祁瑞刚没有直接找他。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

管家头起得很早,自然就找到了祁瑞刚。

“先生,你这是……”

"当老人醒来时,他会把它传递下去."祁瑞刚淡淡看了他一眼。

管家只好点头称是。

太阳渐渐升起。

当天空变成鱼肚白时,他醒了。

人老了,没那么困了。

领班推门准时进了自己的卧室,然后静静的等他起床洗漱。

当一切搞定后,管家总管恭敬地对他说:“大人,这位先生来了,一直在外面等着。”

齐老爷子没有任何惊讶。

“你在这里多久了?”

“已经两个小时了。”

齐大师冷冷地哼了一声:“他真的很在乎莫兰。”

儿子被带走时我一点都不担心。而是在我来找莫兰之前就去安顿他了。

齐老爷子立刻对莫兰又多了几分不满。

自古英雄哀美。如果齐瑞刚放不下莫兰,恐怕他们父子真的会反目成仇。

他现在不喜欢莫兰了。祁瑞刚越反抗他,他就越不喜欢莫兰。

“别管他,先去吃饭。”齐老爷子淡淡道。

“是的。”

领班把他推到餐厅,祁瑞刚没有跟着,在外面等着。

于梅从卧室出来,看见祁瑞刚在那里,有些错愕。

但她什么也没说,去食堂吃饭了。

如今的齐大师,莫名其妙地给人一种威严感。

余梅早就习惯了察言观色,没有像往常一样故意说话惹他生气。

这时候,她知道,惹恼祁振华,恐怕对祁瑞刚不利,反而会适得其反。

吃完后,玉梅悄悄离开,回到卧室,决定偷听他们父子会说些什么。

“一晚上没休息?”齐老爷子来到客厅,淡淡的问祁瑞刚。

齐瑞刚站起来,一脸平静:“爸爸昨晚睡得好吗?”

齐老爷子接过领班管家递过来的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把茶杯递给了他。

他微微抬起眼皮,然后缓缓开口:“现在你知道怎么关心我了吧?有你这样的儿子,晚上怎么睡得安稳?”

“是我的错。”祁瑞刚很干脆地低下了头。

齐大师瞥了他一眼:“告诉我,儿事儿你哪里错了?”

"让父亲担心是我的错。"

齐老爷子觉得自己真的错了。

“你知道我很担心你。我以为你以为我在伤害你。”

“我儿子不敢。”齐瑞刚的认错态度很好。

齐大师的神色缓和了一点:“既然知道自己错了,儿事儿以后怎么办?”

“我知道。”

“哦,怎么办?”他真的决定放弃莫兰了吗?

瑞奇只是抬起头,板着脸说,“我想把埃文带回来,好好训练他,防止你这么老,帮我抚养我的儿子。以后我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齐和气得抓起茶杯朝他砸过来——

祁瑞刚侧身避开,杯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碎声。

“反转,我觉得你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齐老爷子愤怒地骂他,“你过来,是想气死我吗?!"

祁瑞刚不卑不亢地看着他。

“爸爸,我很尊敬你,所以我来对你说这些话。但我对自己的事情有一种感觉。你不应该还想着操纵我的事情。我尊重你,也希望你能尊重我。”

齐老爷子怒目而视。

“你不姓齐,我不管你的事!如果你不是我儿子,我就不管你的事!”

“爸爸,你是我爸爸,我不想和你对着干。”

他的意思是如果他不是他的父亲,他会对他不友好。

齐大师愤怒地冷笑道:“如果你不是我儿子,我早就杀了你!”

“爸爸,你老了,身体不好。为什么不享受生活?就算你想管我,你能管几年?”祁瑞刚是真的不开心,才会说这么大的负面话。

齐老爷子突然觉得心里疼。

“看来你是盼着我早死。”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们都期待着我的死亡,对吗?我为什么要生你白眼狼……”

“爸,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说着,祁瑞刚突然跪了下来。

他高大的身躯,就这样笔直地跪在他面前。

齐老爷子微微睁开眼睛。

上次他让齐瑞刚跪下认错,才允许他们去探望埃文。

但祁瑞刚没有跪下,他只是在门外认出了自己的错误,但他很固执,没有跪下。

后来他先妥协了。毕竟他也知道儿子有多骄傲,自尊心有多强。

让他下跪比杀了他还难。

但是现在,他竟然为他跪下了...

祁瑞刚神色不变,仿佛他不是跪着,是站着。

“爸爸,莫兰已经同意和我复婚了。过去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我,才有了今天的场景。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只要我和莫兰复婚,我们齐家就恢复原貌。埃文是我和莫兰的孩子。他应该和我们一起长大。难道你不想为子孙后代看到家庭和睦幸福的景象吗?”

齐老眼中微色,他几乎怀疑这些话不是祁瑞刚说的。

齐瑞刚什么时候这么在乎家人了?

“你以为我不想对你好吗?以前嫁给莫兰没问题,那点现在,那点我不能让她再嫁给齐家!”

齐瑞刚很不解:“就因为我在乎莫兰?”

“这理由还不够吗?!另外,她配不上你。你忘了她,我给你找个更好的。”

“爸爸,我说,我这辈子只会和莫兰一个人结婚。”

齐大师冷笑道:“那我就不让她进来了!”

“爸爸——”

“你可以娶她,但只要我活着,你就见不到埃文!”齐老头的态度很坚定。

他只是抓住了莫兰的弱点,那就是埃文。

祁瑞刚突然站了起来,“爸爸,我现在就告诉你真相,埃文我要,莫兰我要!不管你怎么挡,我都不会放弃!”

齐大师眯起眼睛:“好吧,看看谁会放弃!”

莫兰睁开眼睛醒来,第一感觉就是脖子不舒服。

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这是哪里?

莫兰疑惑的撑起身体,很快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瑞奇刚刚上楼去看望埃文,然后他下楼说了一些奇怪的话,把她打昏了。

他为什么把她打昏了?

埃文有什么问题吗?!

莫兰立刻下床,开门出去了!

门口有个女仆。出来的时候,她开心地说:“莫老师,你醒了。”

“这是哪里?你是谁?”莫兰直接问道。

“这是绅士的别墅。这位先生让我留下来照顾你。”

是祁瑞刚派她来的。

“那齐瑞刚呢?”莫兰问。

“先生现在不在这里……”

莫兰没再说什么,就下楼了。

很快她发现这个地方看起来很熟悉。

这是齐瑞刚之前关押沈云培的别墅。

齐瑞刚带她来是什么意思?

莫兰下楼直接出去,却被守门人的保镖拦住。

“莫小姐,那位先生告诉我,为了您的安全,您哪儿也不能去。”

“安全?”莫兰疑惑,“怎么回事?”

她并不真的担心埃文的安全。充其量,埃文被他父亲带走了。

父亲不会伤害埃文...

保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发生。那位先生就是这么点的。他说等你醒了,在这里等他,他很快就回来。”

莫兰觉得她的猜测是对的。

父亲的人昨晚一定悄悄带走了埃文。

祁瑞刚担心自己对她不好,就带她来了。

虽然莫兰很平静,但内心还是很难过。

埃文又离开了她。他会难过吗?

“齐瑞刚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这个……”

莫兰什么都不会问,所以也不会问。

她没有吵着要出去。她最好静观其变,才能看到祁瑞刚,明白一切。

“莫小姐,你一定饿了。厨房为你准备了午餐。你想吃点什么吗?”女仆来劝她。

莫兰只犹豫了一下:“好吧,我们走。”

“哈哈,儿事儿那你以后要是嫁进来,儿事儿我们就有好运气了。”齐老爷子笑道:

王雨橙的脸上突然觉得有点害羞:“那我就天天给你煮。”

祁瑞刚在心里不屑地嗤笑,她的脸皮很厚。

但他也知道,没有他给她的承诺,她不会这么大胆。

“好,你嫁进去后,有空就给我们做吃的。老了就不怎么吃了。主要可以给老板做饭。”

王雨橙面对齐瑞刚,笑着说:“我以后做不好,就不要放弃。”

祁瑞刚微微扯着嘴角,正要讽刺,就见祁瑞森走了进来。

祁瑞森的眼睛颜色发沉,他没有看任何人,只是看着老人。

“爸爸,我来看你了。你今天怎么样?”

祁瑞森最近很听他的,对他很好。

“我很好,你吃过了吗?来和我们一起坐下来吃饭吧。”

“我已经吃过了。我有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齐大师关心道:“你最近很忙,注意身体,不要太累。”

“你放心,我会注意的。”

“你最近和陶老师相处得怎么样?”他也很在乎自己的感受。

齐瑞森点点头:“挺好的。”

“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要走了。”祁瑞森转身离开,根本无视客人王橘。

御橘微微垂下眼睛,掩饰着眼中的不悦。

这段时间,祁瑞森并没有真的看她,她也不明白她在哪里惹了他。

是因为她选择了祁瑞刚而不是他吗?

毕竟她来相亲,是和他相亲的。其实她并没有看上他,相反,她看上了祁瑞刚。

主要是齐贺偷偷告诉她,她相亲的真正对象是祁瑞刚。

但她确实暗恋祁瑞刚。至于祁瑞森怎么看她,她也无能为力。

让人送走了御橘,祁瑞刚打开门,想离开去莫兰那里。

正准备上车,他突然神色一凛,猛地转过身来。

一个黑色的枪口正对着他-

而手持手枪的,正是面无表情的祁瑞森。

齐瑞刚脸不变:“你干什么?想杀我?”

祁瑞森走近他,枪口抵着祁瑞刚的头。

“齐瑞刚,你总觉得我杀不了你?”祁瑞森冷冷的问道。

齐瑞刚扬起嘴唇,冷笑道:“你能吗?那就试试看吧。”

齐瑞森抿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我今天是来警告你的。你再伤害莫兰,我就让你后悔!”

祁瑞刚敛去笑容,眼神变得冰冷。

“莫兰的事不由你管!”

齐瑞森冷笑道:“我不管,你没权利说。你最好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如果莫兰不好过,我不会让你好过。不信我们走着瞧。”

说完,祁瑞森收回手枪,转身大步离去。

祁瑞刚满脸阴沉,接着就是嗤笑。

祁瑞森每次都这样威胁他。他没有厌倦。他很无聊。

莫兰一大早就睡觉了。

但是她睡不着。

当没有人的时候,她会非常想念埃文。

"难道他不知道我们的婚姻,那点会把埃文还给我们吗?"祁瑞刚问。

莫兰垂下眼睛。“你没看见吗?老人如此固执的原因是我们太抗拒他了。虽然他不会在没有让埃文知道的情况下把他还给我们,那点但至少这不会让他更生气,情况也不会变得更加僵硬。我以为你会找到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

齐瑞刚笑笑:“今天是合适的机会。熨斗不热什么时候会延迟?”

"...你就不怕老人的身体生气?”

莫兰问他的担忧。

她知道祁瑞刚一直在担心老人的身体,所以没有直接反抗他。

齐瑞刚眼神一沉:“我心里有数。”

看来他已经下定决心了,莫兰也不再说什么了。

汽车驶进齐的城堡,然后停在老人的住所外面。

此刻,天色已晚。该吃饭了。

保镖恭敬地为他们开门。

瑞奇刚下车,淡淡地问:“王小姐来了没有?”

“王小姐来了。”保镖回答。

莫兰瞥了他一眼,齐瑞刚勾着嘴唇,然后伸出手臂:“走吧,我们进去。”

莫兰抓住他的胳膊,跟着他向里面走去。

此时的御橘,正扶着老人朝餐厅走去。

他们刚坐下,就听到仆人报告说那位先生回来了。

王橙没有注意到仆人闪烁的目光。

她高兴地起身:“爸爸,我去接。”

说着,她快步走出餐厅,然后一眼就看见莫兰抱着祁瑞刚走了进来。

王橙脸上的笑容微微有些僵硬,但她仍然保持着适当的微笑。

“瑞刚,你回来,我和我爸等你回来吃饭。”

齐瑞刚笑笑:“真的,我们就是没吃饭。”

莫兰想,他们不就是吃饭吗?

王雨橙笑着说:“那快过来坐吧。”

她像这里的女主人一样,问候他们。

齐他看到莫兰和祁瑞刚一起进来,眼神顿时阴沉起来。

御橘瞥了他一眼,心里高兴了几分。

“莫小姐,坐这里。”王橙问候莫兰。

祁瑞刚拉着莫兰,坐在另一边,王橙突然觉得有点委屈,但那只是一瞬间。

“你带她来做什么?”齐老爷子不客气的问祁瑞刚。

他觉得祁瑞刚故意让他丢脸。

知道王雨橙在这里,也带了莫兰。不是故意的。

齐瑞刚很自然的笑了笑:“她是我老婆,为什么我不能带她来这里?”

齐大师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们才订婚,她怎么就成了你老婆了?虽然她的身份是你未婚妻,但我不承认!你想结婚,那不可能!”

“主人,别生气,也许有什么误会……”王橙忙着安慰他。

齐瑞刚严厉地看着她。“王小姐认为有什么误会?莫兰不是我老婆吗?”

王雨橙艰难地解释:“老人说得对,你们刚刚订婚……”

"莫兰做我妻子快十年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