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辉煌国煌网站137(中国)有限公司----霍尔特人(1/28)

辉煌国煌网站137(中国)有限公司 !

气氛一时很奇怪。最新章节的全文阅读

冰冷的目光和鹰隼般的恶灵扫过周,霍尔特人一抹妖光照在了眼底:“冷隐藏了他的实力?”

没有人敢看那双邪恶的眼睛。

冷的嘴角挂着一丝嗜血的残忍冷笑:“罗素作弊取胜?”

我心里虽然想点头,霍尔特人但是在冷的压迫下,没有人敢坑,连大气都不敢出。

因为冷杀人案的标题大家都知道。

风吹过。

只有树叶沙沙作响。

冷七眯凤眸微眯,眸底透出一丝淡淡的寒意:“现在我宣布,罗素赢了,有不同意见站出来。”

当然也有不同意见,但是...谁敢在冷杀气腾腾的眼神中挺身而出?这不是找死吗?

他们都沉默了。[800]

冷冷冷一笑:“既然这样,我宣布赢了这场比赛。”

冷既然宣布了,那就是既定事实,人们心里又不甘心,只能咬牙认了。

最委屈的是罗素,明明靠自己的实力赢了,却被污蔑为作弊。

低下头,看见冷那奇怪的冷笑。他顿时勃然大怒,一脚踹了下去!

“嗯——”

冷的嘴角挂满了一抹鲜红的血,他低下头,慢慢地倒了下去...

他们看到罗素惊呆了,扬长而去...

多么霸道的罗素...

“南宫不到两个,下一局就辛苦你了。”冷七少朝着南宫云烟,就要站起来。

谁知道呢,南宫刘芸似乎笑了:“评委不能随意离开。”

冷冷笑道:“什么时候规定?”

他显然已经调查过了,但是南宫刘芸已经中途离开了几个地方。

“规定从现在开始。”南宫云烟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愣的站在原地,盯着南宫云,而南宫云似笑非笑的让他看着。

冷不明白他的意思?他一离开,南宫刘芸就会把他踢出评委的名额。

不要怀疑这个人这么邪恶。

冷抚着福晋袍上的褶子,缓缓坐下,慢悠悠的开口道:“看下一局,为我家探探敌情。”

说到这四个关键词,冷嘲讽的目光斜睨着南宫。

南宫云烟目光森冷如铁,淡粉色的唇角勾起了嗜血的冷笑,但一句话也没说。

接下来是陈雪娇pk辛崇亮。

一个是为了南宫刘芸而从二年级降级的陈雪娇,一个是被上天眷顾的无敌幸运星辛亮。

在这场比赛中,几乎每个人都在打赌陈雪娇会赢。

因为再幸运,也不可能永远无敌。

但是每个人对陈雪娇的实力都有参考。

那是罗素。

陈雪娇有打败罗素的实力,所以大家对她的估计甚至超过了慕容方。

当然,大家都不知道罗素精神透支了,力量不足30%。

因此,当陈雪娇与所向披靡的幸运星辛崇亮作战时,所有人都认为陈雪娇会赢,甚至陈雪娇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但结果是...

打到999杆的时候,辛崇亮的运气爆发了,陈雪娇的运气不好领先。陈雪娇用火元素炸辛崇亮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弄成重伤,所以——

她想让罗素知道她不需要同情。

小霞仙子对她很好,霍尔特人比谁都好。

看来这是满足她虚荣心的唯一办法。

就在她暗暗得意的时候,霍尔特人她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

“啪——!!!"

一记沉重的耳光猛地打在李的脸上,随即打了李。

“老师?!"李捂着红肿的脸颊,疑惑地抬起眼睛,盯着烟霞仙子!

师父没有替她做决定,而是甩了她一个,一个,一个,一个!

岚仙眼中尽是狰狞的寒芒,她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只是踢了李的胸口!

烟霞仙子到底有多厉害?

她的腿是李买得起的吗?

我只听到一声猛烈的撞击声。

李差点挂在笼子上,然后顺着笼子滑到地上。

“咳咳——”李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了一声。

血液从嘴角流下。

看起来真的很震撼。

然而,小霞仙子还没松口气,就指着李的头骂了她一句,几乎是怒叫:“婊子!你是六阶,却打不过她五阶,神仙还有脸讲?你为自己感到羞耻吗?我迷蒙的徒弟怎么会输给他的融云?你这个傻瓜,傻瓜!”

岚仙破口大骂,以前哪里有风华?

此时,笼子里的苏晴眸微微一蹙。

原来烟霞仙子在师父面前只是优雅。

其实内心,她的脾气真的很扭曲很狰狞。

难怪师父不愿意和她有太多的接触。这样的女人极其恐怖。

李只是哭着不停地哭...

就当她是瑶池李家公主,千人爱戴,现在却和这个恶魔在一起,不是玩就是骂,这样的日子…

迷蒙仙女冷冷地瞪着:“别哭!”

闻言,不由得看着李。

被烟霞仙子训斥后,李再也不敢哭了。她只是用手掌捂住嘴,低声抽泣着。她看起来比她的小妻子还可怜。

罗素的心里不禁有一种悲哀和悲哀的感觉。

看来李是和小霞仙子在一起了,这一年来吃了不少苦头,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这么听话的带着傲气。

与李相比,师父布置的严谨作业就像泡在蜜罐里。想到这一点,罗素庆幸不已。

小霞仙子给李上了一课后,她的注意力很快就放在了身上。

毕竟,她这次来这里的主要目的是罗素。

“把她放在我身上!”岚仙的眼神倏然间冰冷,看着罗素的眼神充满了冰冷的仇恨。

罗素很怀疑,皱起了眉头。“等一下,那是什么?”

“你不用知道。”岚仙没有给罗素机会知道。

她宽大的衣服飘过。

突然,罗素只觉得浑身无力、酥麻,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

迷蒙的小仙女又挥了挥手,霍尔特人没上锁的笼子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顿时,霍尔特人无数玄铁缩回到地面。

笼子突然好像消失在原地。

丫环得到了烟霞仙子的吩咐,端着那盆墨一样的白玉盘子,一步一步向罗素走去。

罗素能感觉到强烈的气味刺激了她的嗅觉神经。

她不禁皱着眉头。

“你为什么不帮忙?”小霞仙子通常会扇一个甜甜的枣子,她让李亲自把药给吃。

原本伤心绝望的李闻言,顿时心中大喜。

她刚站起来,疼痛仿佛瞬间消失。

李向烟霞仙子鞠躬道:“好的,弟子。”

然后,她转身面对罗素。

罗素和她四目相对,可以清楚地看到她脸上那抹残忍的闪光。

“我抗议。”罗素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抗议无效!”岚仙直接下结论。

李看着,嘴角慢慢勾起一抹恶毒诡笑。

这一刻,她准备了很久。

拿着红色颜料托盘的女仆。

托盘里有白玉盘子和刷子。

粉刷墙壁的大刷子!

李的美眸中闪过一抹残忍。她毫不犹豫地抓起大刷子,用墨一样稠的药水沾了一下。

罗素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微笑着,对迷蒙的仙女说:“里面是什么?前辈能讲一二吗?”

这时,侍从们已经拿来了红木椅子,放在烟霞仙子身后。

岚仙优雅而从容地落座,她的脸很轻,但她看着罗素的眼神却很复杂。

见罗素问,她没有隐瞒。

"这种药汁可以恢复你的本来面目."当小霞仙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一直盯着罗素,生怕错过她脸上的一闪而过的信息。

但是她很失望,罗素的脸上除了惊讶什么也没有。

而惊喜,也不像是伪装。

“本色?现在这张脸不是我的真面目吗?”罗素心里很惊讶。

岚仙眼神微微有些冷,下意识的瞟了李一眼。

若不是李不断在耳边挑衅,说当日如何设计她做第一只鸟,却暗中保护,她最终还是把收为徒。

李说16年前在被盗长大,身世不明。

碰巧的是,这个女人在16年前确实生下了一个女婴,而女婴当时死得很惨,是融云自己埋的。

经过李的一再挑衅,烟霞仙子渐渐相信了。

她被嫉妒蒙蔽了双眼,直接去了罗素。

李冷冷一笑:“你来自一个伟大的位置。这张脸埋了你吗?所以,你还是原形毕露!”

罗素没理她,转头看着迷蒙的瞎子:“学长,是不是有人故意挑衅,故意忽悠你,达到公报私仇的目的?”

霍尔特人

罗素盯着她说:“我的前辈都是聪明人。如果你毁了我的脸,霍尔特人你就和师父公开决裂。你能想清楚吗?”

为了提高融云大师的水平,霍尔特人雾蒙蒙的仙女轻轻地吃了一顿饭,她的眼睛失明了。

李忽然觉得不好,于是赶紧添油加醋:“师傅,就是你要找的人!融云大师派他的弟子去找你的师父就是为了保护她。你忘了那天的场景了吗?你想用我和罗素交换。融云大师愿意吗?”

岚仙突然想起了那一天。

那天,她确实随口提出了这个建议,但当时...当时,融云告诉她不要再胡闹了。

岚仙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

就是因为他的话,她才想起了往日的情分,心软了也就不再执拗。现在仔细想想...以他对自己的印象,能这么温柔吗?

想到这里,烟霞仙子剑一般的眼神,生成,露出一丝寒芒,瞬间射向罗素。

那双眼睛像冰刀一样锐利,狰狞可怖。

“屠!马上给我敷!”岚仙愤怒地咆哮着!

她会很有兴趣看看这个女生的脸有没有被改造过。

看到迷蒙仙女的愤怒,罗素知道她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再多说也没用。

此时,她幽幽的目光落在李的身上,叹了口气:“你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如果你被送到这里,你不会停止。”

李冷冷一笑,放低了声音,放在的耳边:“我会把你加在我身上的所有痛苦一个一个找回来!现在,只是兴趣。”

“就算我出事了,南宫也不会要你的。”罗素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是没有疑问。

她总觉得师父对自己的态度有些奇怪。

如果烟霞仙子的怀疑是真的...

罗素一边握紧拳头。

就在这时,李的毛笔沾满了浓浓的墨汁和药汁直接泼到了的脸上!

但是

李显然忘记了一件事。

除了植物宠物,罗素还有一个精神宠物。

就是那个屡次蹂躏李的。

小龙哪里能让罗素遭受这种不公?

它飞了出去,甚至罗素也无法阻止它。

我是用旋风腿看到的。

两条结实的大腿朝着李的胸口踢去。

只听到清脆的骨折声。

李被踢出局,头朝下飞了出去,撞到了墙上,发出尖锐而清晰的撞击声。

还好墙够结实,不然榕湖的水就泛滥了。

城墙很坚固,但是李的身体却没有那么坚固。

被踢了一脚后,李的肋骨一下子断了三根,疼得差点晕倒。

这种变化发生得很突然,连小霞仙子一开始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李飞了出去,她才猛然惊醒。

岚仙手腕翻转,一个白色的光球在她的手掌中迅速凝固成一个光球。

看到形势不妙,霍尔特人罗素试图迫使小龙后退。

然而,霍尔特人为时已晚。

因为罗素发现她周围的所有光环似乎都被带走了,她根本无法接受小龙。

下一刻,烟霞仙子的白光球突然来了——

篮球大小的白色球刚好包裹住了小龙,非常合适。

小龙被关进去后,他摇了摇尾巴。

清澈的黑白眼睛可怜地看着罗素。

罗素和他的眼睛凝视着对方。

因为她现在,没有办法挽回。

不,罗素只能去找烟霞仙子。

“前辈,小龙是无辜的,你最好放手。”罗素声音微弱。

“伤了神仙徒弟,就这么算了吧?做梦!”岚仙决心不放手。

她不是为李报仇,而是她自己的尊严不能受到挑战。

罗素无奈地摊开手说:“它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有机会可以问我师父。”

当你提到融云时,你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个让她嫉妒了一辈子的迷蒙仙女!

烟霞仙子怒喝道:“既然你不想让李抹黑,那就让烟霞仙子亲自来吧!”

话音刚落,烟霞仙子已经来到了罗素。

她拿起沾有中国墨水的刷子,直接扫向罗素的脸。

迷雾仙子出手快如闪电,速度极快。

刷刷-

不一会儿,罗素那张比雪还白的脸被涂成了黑色,甚至比黑木炭的脸还要黑。

罗素很沮丧。

烟霞仙子冷冷的吩咐李:“小心!再有半分错误,看我饶你!”

说完,一身大红裙的小霞仙子转身就走。

但是罗素冲着她喊。

“学长,这种药能洗掉吗?”

谁不爱美?

罗素的脸被画成这样,他自然很担心。

烟霞仙子顿了顿,冷冷冷笑道:“如果你变脸了,那么三天之后,你自然会恢复原形。”

“如果不赢,你会怎么变脸?”说实话,虽然罗素背诵了《美容大师》整个书房里所有的医学书籍和经典,她的脑袋几乎是一个小小的医学图书馆,但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

迷蒙的仙女回头眯起眼睛看着罗素:“如果你的脸没有从中间变到下面,那么这种黑色药水将伴随你一生。”

“什么?!"罗素大声喊道!

现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但两条路都是死路。

如果她被那个变脸抓住了,那么恢复原形之后,肯定会被嫉妒的迷蒙仙女发泄。

如果她不变脸,那这黑药水就跟她一辈子?????

她会和这张丑脸过一辈子?

罗素觉得她几乎被老巫婆逼疯了。

不不不还是很精彩!其实现在的情况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

即使有这张黑脸,霍尔特人她也逃不出老巫婆的手掌。她不可能给自己一个告发师父的机会。

也就是说,霍尔特人不管结果如何,三天后,她都会被杀死...

现在情况这么紧急。

然而,让罗素感觉更糟的是

迷雾仙子终于想起了小龙的存在。

她的长袖一升起,小龙的球就直接滚向了她的方向,而小龙则直接被她带走了!

小龙看到他要和他的主人分开了,当他爬进光球的时候,他急得爬不出来。于是,他抬起可怜的小脸,扁扁嘴,无辜而委屈地看着罗素。

罗素为此非常难过。

“前辈!对我身体的禁锢还没有解决!”罗素忍不住提醒。

如果我知道,她就不会反抗了。

现在,不知道老巫婆给了她什么药,让她浑身酥软,一点灵气都没有。

迷蒙仙子顿了顿:“你是个奇女子,诡计多端,却还被囚禁着。”

罗素着急了:“学长,这不公平!”

迷蒙仙女冷笑道:“你想公平吗?那倒也罢了,只要能炼制出凝聚元丹,就能解决凝聚气之毒。”

在烟霞仙子的印象中,那位一年前的小初级炼药师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内晋升到高级炼药师,要炼制出那种只能在高级炼药师巅峰时偶尔炼制的凝元丹。

正是因为确定了罗素不能炼制,也没有药物炼制的余地让她炼制,所以烟霞仙子才会这么痛快地回答。

可惜烟霞仙子没有想到。因为有了顶级装备,罗素已经能够炼制出与中级炼药师级别相当的高级丹药。

更何况她空有一套顶级的炼药设备随身携带。

所以,小霞仙子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对她来说并不难。

雾蒙蒙的仙女带着小龙扬长而去。

这时,李起身。她居高临下地盯着罗素,眼神残酷而讽刺。“冷笑,我逃不出主人的手掌心。”

李看着黝黑的脸庞,她痛苦的神色突然变成了喜悦。

三天后,不管结果如何,罗素都会死。

而且很有可能,她会带着这张丑陋的脸死去!

想到这,李欣喜若狂,狂笑起来。

但是当她激动的摸着胸口的时候,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所有的伤都是罗素造成的。

“贱人!”李举起一巴掌,朝脸上砸去。

烟霞仙子和美丽的侍女已经离开了,烟霞仙子把守护的重任交给了李,所以她现在就名正言顺的呆在这个石牢里。

由于小霞仙子的控制,罗素的整个身体都软了,一时无法动弹。

没能逃过李的一巴掌。

霍尔特人

眼看这一巴掌就要打中李,霍尔特人的嘴角勾起一抹狰狞而疯狂的笑容。

当你的手掌离罗素的脸颊只有半英寸时。

一根蓝色的藤条突然从的袖子里飞出,霍尔特人瞬间就卷到了李的手掌上,用力抽了出去!

“卡——”一声清脆的骨折声。

“啊!”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叫声。

这该死的绿色藤蔓,竟然直接把她的手腕给扯断了!

可恶!

原来,李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抓的。当变异相思树面对六阶的李时,并没有取得绝对的压倒性胜利。

然而,它的胜利在于惊喜。

这就是为什么李有一个杯子。

李瞪着一双美眸,眼中燃起熊熊火焰。

她忘了在罗素有一种奇怪的植物宠物,没有那只可恶的小龙。

“是的!那我们走着瞧吧!看你这三天怎么过的!”李脸一黑,烙下狠话!

匆匆过了两天。

这两天李连一滴水都没给。

更别提食物了。

李显然是在虐待,不给她吃的喝的。

她的目的很简单。她希望罗素又饿又渴。她受不了。她跪在她面前,放弃了。

这时,李正坐在离笼子不远的长沙发上,她右手边有一张摆满了各种食物的小桌子。

这时,她正优雅地翘着二郎腿,享受着美食。

李本人就是一名炼药师,所以虽然那天她的外伤看起来很严重,但是经过修炼和药物治疗后很快就恢复了。

相反,罗素仍然坐在笼子里。

李特意选择了香味浓郁的美食。

而且,她还特意把瑶池李家最珍贵的田零水放在美食里。

当时。

香气无处不在,让你的食指大动。

李慢慢喜欢上了它,但事实上,她关注的不是美食,而是。

她所做的一切准备都是为了让罗素放下尊严来求她。

然而,让她沮丧的是,罗素,一个小婊子,真的很难对付。

整整两天,我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不说吃的,连一口水都不喝。

“想吃吗?”李骄傲地挑起一块黑胡椒牛排,在面前举起来。

"..."罗素眼皮都不抬,仍然在发呆。

昨天半夜李睡着的时候,她已经吃了空房间里的干粮,一点也不饿。

“要不要喝水?”李晃了晃水壶里倒了三滴水。

这三滴田零水让她肉痛。

"..."罗素仍然眼皮不抬,继续发呆。

加了三滴田零水,污染了水质。谁想喝?她直接灌上品水好吗?

李突然停止了说话。

“哼!罗素,别忘了,你只能活一天。明年明天是你的忌日!”当看到计划失败时,他立即转过脸去。

好,霍尔特人非常好!霍尔特人

罗素几乎喜出望外!

明天是最后一天,所以今天,要逃避。

罗素心里暗暗振作起来。

留下来肯定是死路一条,跑了还有一线希望。

晚上,天黑了。

因为这几天一直很安静,李对她的警惕性已经降到了最低。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这一刻是天地间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类沉睡最深的时候。

前世,罗素曾经在这个时候出去杀人,绝对是绝配。

今天,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手里拿着一管烟,朝着李所在的方向吹去。

因为很久以前就准备逃跑了,罗素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师兄给她的那大盒药。

里面有一支很好的烟。

我记得,最开始的时候,她用这个烟斗抽烟,把苏彻底打倒。

现在,用扇子给李抽,谁也让她觉得讨厌。

李仰面躺在檀木圈椅里,睡得正香。

霍尔特人

试了几次,霍尔特人无果后,霍尔特人罗素松了口气,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

守卫已经搞定了,现在最重要的是逃出这个牢笼。

之前,烟霞仙子在扬手室打开风琴,在摇手室关上。这个能力真的很了不起。

不过她既然敢在别人面前面对这样的情况,说明她对这里的预警系统很有信心。

罗素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所谓逃避,很多人的第一步就是想办法打开牢门。

然而,今天罗素的监狱大门没有任何问题。

我看见罗素把自己置身于虚无之中。

然后,一步一步,她的身体慢慢朝铁柱走去。

看到她的身体这时就像透明的一样,透过墙壁,很快,她的身影出现在笼子外面。

而整个房子,除了罗素本人,没有人发现。

罗素轻轻地走出去。

当她经过李身边时,她嗖的一声掏出了匕首。

李跟她有很深的仇。要么你死,要么我活。我的人生没有和解的可能。

森冷的匕首直抵李纤细白皙的脖颈,的心思却开始浮想联翩。

你到底想不想杀李?

如果你杀了她,你会得到一切,但当你逃跑时,凶手已经坐好了。

如果你不杀她,你为什么要看着她在那里耀武扬威?

所以当时,罗素很纠结。

就在这时,小龙的声音在罗素的脑海中响起。

罗素的眼睛微微眯起,瞬间收回匕首,咬牙切齿,咕哝道:“算了,饶了你这一次吧,下次不会这么容易了!”

李在的地位确实很大。如果可以,罗素会选择暗杀,而不是留下他是凶手的证据。

更何况,还想在众人面前击败李。

一记手刀劈下,李和又睡着了。

罗素轻轻地走上台阶。

台阶上方是一扇石门。

石门没有锁上,罗素把它推开了。

现在,苏的第一步是找到小龙。

刚才,小龙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告诉她小霞仙子此时正在练习盘腿。

这个时候是最适合进去拎走的时候。

时机稍纵即逝,很难再有下次。

于是罗素气喘吁吁,双手轻轻打开石门。

石门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

前后一样长,几乎看不到尽头。

然而,因为罗素和小龙签订了平等的合同,一张地图此时出现在罗素的脑海中,而小龙是地图上不断闪亮的小黑点。

罗素原本认为水下建造的宫殿不太好,但当她真正走进去的时候,她才发现它是多么的豪华和华丽。

根据小龙的反馈,烟霞仙子的卧室位于整个宫殿的中心。

这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是人类最困难的时候,所以罗素一路畅通无阻地走来,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突然,在长长的走廊里,一个人影向罗素走来——

四周都是墙,罗素是必然的!

罗素立即贴在墙上,霍尔特人躲在光线的阴影下。

她大大降低了存在感。

罗素借着昏暗的光线,霍尔特人眼睛眯成一条视线,慢慢望着这个窈窕的身影。

在湖底的宫殿里,罗素不认识多少人。最多的时候,有两个仙女烟云和李。

但是我前面的人,罗素,见过一次。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随老巫婆来到石牢的那个女仆。

女佣显然不高,所以直到距离很近才意识到区别。

然而,为时已晚。

罗素已经牺牲了女孩头上的大虚拟空手印。

就在她惊讶地瞪大眼睛的时候,罗素的目光闪过,大虚空手印瞬间被打碎!

轻微的碰撞。

整个容貌的侍女瞬间被打碎,她的眼睛被蚊香熏香,然后她的身体慢慢地倒了下去...

如果她摔倒了,肯定会撞车。

所以在她倒在地上之前,罗素的长臂抓住了她柔软的身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冰冷的刀突然刺进了罗素的胸膛!

女佣没被砸晕!

她没有喊杀罗素!

这时,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非常近,罗素握着她的右手,所以她显示出她的胸部位置。

匕首就像一条冰冷刺骨的蛇,直刺向罗素的心脏!

这把匕首精准无比,丝毫不马虎。绝对是女佣的杀人绝技!

这么近,再加上毫无防备,几乎大多数人都逃不出刺杀!

但是

就在女仆的匕首离罗素的心脏一英寸远的时候-

匕首瞬间停住,于是固定在空空中。

女仆不相信,突然加大了力道,但是,匕首还是纹丝不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鬼吗?

就在女仆纳闷的时候,一把匕首出现在罗素的袖子里,迅速而准确地割断了女仆的喉咙。

原来,也是颜控。

这个花一样的女孩没有杀人的意图。

但既然她冷酷无情,就不要责怪罗素粗鲁。

一条血线突然出现。

女佣眼睛瞪得圆圆的,心有不甘地盯着罗素——

她攻击别人,反而被他们杀死?

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太高估自己了。”

如果女仆第一时间大叫而不是试图自杀,罗素就有麻烦了。

女仆终于慢慢闭上眼睛...

罗素摇摇头。

出于杀手的本能,她本能地抗拒陌生人的靠近,所以她已经对这个女仆采取了防范措施。

我已经在虚无空之间对自己进行了防御。

把女佣的尸体放在阴影角落后,我仔细想了想。

这是老巫婆的女仆。她刚才端着一杯汤。

看着放在地上的红木托盘,我再次与小龙交流。很快,罗素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微笑...

但令人惊讶的是,霍尔特人在炼制碧云袁琪丹的过程中,霍尔特人罗素突然觉得这位宗师级炼药师已经达到了巅峰,随时可以晋升为帝国炼药师!

现在,罗素看着半个皇帝的手,他的脸上充满了由衷的喜悦。

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练完白大师的焚阳神功,陨落的红莲火更进一步变了。她用陨落的红莲火炼药,先炼出了半御碧云袁琪丹。

半御碧云袁琪丹已经炼制出来了。那么,真正的御用碧云袁琪丹还会远吗?

要知道,帝丹药,在整个十八大洲,它都是顶级的圣药,就算是在中央大陆,它也是人趋之若鹜的存在。

苏收起三枚半御蓝云朵和生命力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开始修炼。

因为没有南宫云烟帮她用燃天手印将晶石拍成气态,罗素只能通过炼制她的药的方式提取绿色水晶中的绿色灵气,供给她自己修炼。

如今,即将踏入帝国炼药师行列的罗素,对于炼药的效率来说简直太快了。

一天之内,她已经炼制了一百瓶绿色水晶灵气。

并不是她不想炼制蓝水晶和紫水晶,只是在她目前的身体状态下。如果她吸收蓝水晶和紫水晶,肯定会爆炸而死,所以只能从绿水晶开始。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很久,有些事情让罗素措手不及。

事实上,颜已经被送到大雪山去思考了,但是她已经杀死了幼仔。

她抓住了幼崽的弱点,那就是吃。

所以,虽然她走了,还是有人在为她工作。

灵兽园里有很多灵兽。这些灵兽对别人来说是新的,但对幼仔来说却不是新的,甚至不能引起他的兴趣。

于是,有一天,幼崽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一个说:“我看到了宗门的山兽。”

“镇山神兽?是后山赤红独角烈焰兽吗?像苍玉郭瑄瑄的永恒灵树,能释放赤红独角烈焰兽与火元素的气息?”

“对,对,宗门很多弟子都是用这种赤红独角烈焰兽修炼火元素的。听说这个深红色独角烈焰兽是我们族长喂养的。它肥而有力,不是灵兽界的第二第二。”

“哈哈哈,别让仓廪郭瑄瑄树下的小男孩听见,不然他可能被吃掉!”

“哈哈哈,你想太多了,赤红独角喷火兽的实力比普通长老还要强,这小子怎么可能打得过?要是他自己不吃就好了。”

“不过说起来,绯红独角喷火兽本身就是一个灵体。这么多年来,它吃掉了无数的珍宝。里面的血肉都是宝吗?”

“是啊,能咬一口,力气就大了?”

这两个人拿着扫帚,一边走一边扫地。

就在他们离开后,一个细细的影子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赫然是一个小男孩从灵兽园里抱来一只神鸟。!!

...

赤红独角烈焰兽?听起来很好吃...另外,霍尔特人姐姐吃了之后,霍尔特人力气真的会变大吗?

砰。

幼兽把胖仙女鸟砸在地上,然后转身走开,大步离去。

他直接去了后山。

后山守护兽,深红独角烈焰兽,运气不好。

这种赤红独角喷火兽平日喜欢趴着睡觉,所以胖肉肉的时候看起来很好吃。

结果是——真的是!人!吃饭!放下。就是这样!

赤红独角烈焰兽很厉害,但是幼仔的血让它有本能的恐惧,所以幼仔抓住它并不难。

赤红独角烈焰兽以为幼崽在做什么。他真的很想向自己内心的恐惧低头,去看望幼崽。然后他发现自己的尾巴被小男孩叼了起来。

它惊恐地尖叫了一声!

然后小男孩拿着手刀就下去了,眼睛被驱蚊,默默晕倒在地。

小崽驮着赤红独角喷火兽,无所畏惧的走了。

可怜的赤红独角烈焰兽,它还不知道,它屈服于对鲜血的恐惧,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迎来了被烤的悲惨命运。

甚至,它还没反应过来反抗,真可怜。

小崽们不知道这镇山兽在宗门的地位,也不知道无数火元素修炼者,凭借赤红独角烈焰兽身上散发出来的火焰气息,事半功倍的晋升。

事实上,即使他知道,他也不会在意,他仍然会背着赤红的独角烈焰兽,大摇大摆地回到郭瑄瑄永恒之灵树下的小屋。

刚开始小熊们经过的地方还是风平浪静,因为路上人少。

但是很快,就被一个人看到了。

那人看到幼崽肩膀上扛着的赤红独角喷火兽,直接惊呆了!!!

上帝,上帝,上帝!这是火元素修炼者培育的赤红独角喷火兽!这个小男孩正背着它。你想干嘛?

然后,修炼者尖叫一声。

当幼崽经过他身边时,他觉得自己在妨碍他走路。于是,一条腿,路人被崽崽推了一把,摔在假山墙上,满脸是血。

幼崽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径直朝他的方向走去。

但是,这样一来,就热闹了。

因为这位修炼者已经喊救命了:“救命!赤红独角烈焰兽被抬走了!杀人!!!"

凄厉的惨叫声,响彻天堂的内门。

大家终于被即将到来的国子监名额竞争压制住了,突然遇到这样的八卦,顿时,体内的暴乱因子燃烧起来!

“来吧!赤红独角烈焰兽被抓了!大家都在追!”

“赤红独角火焰喷兽?那不是我们吐出火云让我们修炼火元素的赤红独角烈焰兽吗?老天!”

“别让小男孩把赤红独角喷火兽给吃了!这就是杀人的节奏!去找长辈!!!"

小崽以爱吃烧烤出名,更以爱和灵兽一起烧烤出名。天知道灵兽园七长老有多疯。!!

...

平日里只吃灵兽园里那些灵兽就够了。如果这真的吃了赤红独角喷火兽...哦,霍尔特人我的上帝!霍尔特人我无法想象严重的后果!

“你想把赤红独角烈焰兽带到哪里?快放下!你这个混蛋!”

“赤红独角喷火兽是我们镇上的宝贝,我们修炼火元素之主就靠他了!你想干什么!”

“他只是一个刚刚通过考试的小弟子。没什么好怕的。走吧!”

“大家一起!抱紧他!快走!”

一瞬间,十几个内门弟子冲了进来,把他们砍得整整齐齐,开始对小熊动手!

幼崽站了起来,狐疑地看着这群好斗而凶狠的内在弟子。这些行动缓慢的小蚂蚁会死吗?

不得不说,在小熊们面前,这群内弟子的动作就像慢动作一样,慢得令人难以置信。

小崽站住了,当十几个内门弟子疯狂的冲过来的时候,他突然爆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气场,就像爆炸一样!

嘣!

突然,以幼崽为原点,爆炸呈现出全方位的圆形辐射爆炸。

多厉害的内门弟子啊,在外门弟子眼里,他连幼崽的招式都接不上,直接被他炸开,向后飞去。

他们被吹得远远的,呈抛物线状,最后倒在地上,吐血昏迷。

十几个徒弟,全都严重昏迷!

其余站着的十几个内门弟子瞬间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实力?不就是一个刚进内门的弟子吗?实力怎么会这么恐怖?!让人觉得如此无力...

“来吧!去找长辈!”

“只有长辈才能阻止他!”

“快!迈慢一步,赤红独角烈焰兽的后果不堪设想。!!"

当时现场一片混乱,生活一片嘈杂,每个人都惊慌失措。

但是,它们怕它们,幼崽还在家里,背着赤红的独角烈焰兽,边走边想怎么吃。

幼崽抱着赤红独角烈焰兽,刚开始走的很慢,但后来闻到了赤红独角烈焰兽传来的肉香,顿时口水直流。

于是,他加快了脚步。

要知道,从后山到仓廪玄奘的神仙灵树,有一段很长很长的距离。

当然这个距离是为了内心的孩子,但是对于幼小的幼崽来说,这个距离并不是很长。

于是,幼崽加快了脚步,不到半个小时,它就回到了苍玉郭瑄瑄不朽之灵树下的小屋。

进门后,幼兽自觉地剥下深红独角烈焰兽的皮毛,取出内脏扔掉,然后叫罗素:“来烧烤!”

当时有个灵兽,快疯了!

就是一开始差点被幼崽吃掉的那只雪白的云兽,然后恳求苏和解主仆契约...

雪中白云兽看着赤裸赤红独角喷火兽被剥光毛发后,惊恐而疯狂:“神,神,神!这是一只深红色的独角烈焰兽!这是一只深红色的独角烈焰兽!!!让我们住在宗灵镇。啊!!!"

所以,当罗素出来的时候,他听到了这句话。!!

...

“什么,霍尔特人什么?”罗素默默地看着幼崽,霍尔特人指着被拔死的干净赤红独角喷火兽:“镇兽?”

小崽一脸茫然:“什么镇兽?”

罗素问:“你是怎么抓到它的?”

小崽儿很自然地说:“一只手下去就行了,怎么抓?”

罗素一脸狐疑。按理说,神兽镇应该很厉害吧?没那么容易抓到。

于是,罗素问雪中的白云:“你没有认错,是吗?”

雪地里的白云兽看着那个大大改变了形象的深红色独角喷火兽。有人起疑:“是我的错吗?”

幼仔抓着他饥饿的肚子。“我好饿。快烤快吃。快点。剩的多了就煲汤。”

“哦。”罗素认为它很容易被抓住,很可能不是镇兽,于是罗素开始清理这只赤红的独角烈焰兽,没有心理负担。

很快,赤红的独角烈焰兽就被烤肉和汤彻底分开了。

其实赤红独角喷火兽的本体并不大,看起来有几斤重,所以没多久,罗素、幼崽和雪白的云朵兽就把赤红独角喷火兽的肉吃掉了,然后它们抓起骨头开始啃食。

正在这时,一大群人冲了进来。

“就这样,男孩住在这里!大家进来!”

“赤红独角喷火兽被他带走了!四长老,快去救救绯红独角烈焰兽,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七长老,你必须保留赤红独角烈焰兽,否则,我们今后该如何修炼?~ ~"

当一群人冲进来的时候,罗素和幼崽正在吃骨头,嗯,深红色独角燃烧着的野兽的骨头。

这群人冲进来,看到满桌子的骨头和汤,顿时傻了。

不不不会的...

这骨头怎么可能属于赤红独角烈焰兽?谁敢吃赤红独角烈焰兽?

七长老瞪眼看着幼兽,一个凶狠的壮汉威胁着射了开去:“你带走了那只深红色的独角烈焰兽吗?”

这群人进来的时候,幼崽们正埋头吃着赤红独角喷火兽的羊蝎骨。当七长老以凌厉的强威压射走时,他依然低头啃着赤红独角喷火兽的羊蝎骨,双手沾满了油污。那是一种喜悦,仿佛他没有感受到七长老对他的强烈威压。

七长老双眼微眯,一道寒光闪过!

怎么会这样他的威逼已经用了九分。为什么男生好像一点感觉不到?

七长老眼中闪过一道杀意,紧接着,一股更加凌厉而纯粹的威压,恶狠狠的射向了幼崽!

这一次,七长老使用了极高的压力。

小男孩终于感觉到了。他默默地抬起头,手里拿着深红色独角燃烧着的野兽的骨头,他的红唇闪闪发光。他那双美丽清澈的眼睛盯着七长老,不高兴地说:“你为什么盯着我?”我没胃口吃!"

“啊?”七长老满眼惊讶!

他甚至用力气喂奶,眼睛都凸出来了,但男孩只觉得他在盯着他?那时候他精神发作后不应该头痛欲裂,眼睛发黑,昏厥吗?!!

...

这一刻,霍尔特人七长老对这个年轻男孩的实力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所以,霍尔特人他一句话也没说。

四位长辈冷冷地盯着小男孩,强忍怒火。“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骨头,你没有长眼睛吗?连骨头都不知道?”男孩不耐烦地白了他一眼。

四长老:“……”

深吸一口气的四长老强忍怒火,却抑制不住咆哮:“我问你,你手中的骨头是独角烈焰兽的吗?”!"

“赤红独角火焰喷兽?那是什么东西?”小崽儿美丽的眼睛天真无邪,茫然无措。

四位长辈看到幼崽这个样子,更加生气了。他重重地摔了一跤,捡起一块骨头,感觉到骨头上残留着魂兽的气息,气得差点发疯。“深红色独角燃烧兽的气息残留在这块骨头上。你怎么敢说你不知道?”可恶!!!"

这可不是普通的灵兽。吃了就吃了。这是火元素内门无数弟子修炼出来的赤红独角喷火兽。!!

没有绯红独角烈焰兽,那些内门弟子怎么办!!!

小崽擦了擦嘴上的油渍,生气地说:“我怎么知道它叫绯红独角喷火兽?它自己也没说。”

四长老气得倒了下去,大声道:“来人,给我杀了这个臭小子!!!"

话音一落,一群内门弟子冲了上来。

但是在他们靠近小男孩之前,他们被一股强烈的气息击中,他们都飞出了机舱。

四长老更是怒不可遏:“反转,反转!完全反了!”

四位长辈挽起袖子,准备各自上路。

而这时候,三长老,六长老,九长老依次赶到。

“老四站住!”

三位长老异口同声,抱住腰,拉起胳膊,把四位长老牢牢钉在原地。

四长老怒吼:“放开我!我要杀了他!杀了他!”

为什么四长老这么生气?因为他本人就是火元素的修炼者...他的修炼也是靠赤红独角喷火兽。现在赤红独角喷火兽死了。当然,他会疯的。

三位长老知道发生了什么后,匆匆赶来。当时他就看出是头疼。

于是,三长老假装生气,冲着小男孩吼道:“说说你,你都干了些什么?绯红独角烈焰兽病了但还没死。为什么要吃?”嗨。"

四长老一听,气得差点晕倒。偏见,偏见!这显然有失偏颇!

“赤红独角火焰喷兽怎么了?嗯?昨天,我当着他的面从它身上吸收了火。他怎么了?!"

三长老怒道:“你有病?那么,以刚刚晋升为内门弟子的萧克的实力,怎么可能杀死赤红独角烈焰兽呢?这是有明确原因的!第四,虽然为绯红独角烈焰兽报仇很重要,但不要嫁给好人。”

反正三长老不是火元素的修炼者,赤红独角喷火兽是死是活,跟他没什么关系,可以急于宠爱小男孩。

四长老被三长老闷死了,但听到这里,也惊呆了。!!

...

此章加到书签